首页 » 规划实务 » 规划凤凰社:江城泽国,看规划师如何评价

规划凤凰社:江城泽国,看规划师如何评价

时间: 2016-08-25 作者: admin01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1,025

大武汉全城被淹在规划上是什么原因?目前面对水淹城市有没有好的解决方案?
日前,有着”千湖之城”美誉的湖北武汉发生特大洪水灾情严重。武汉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提出:武汉的地势很低,排水条件很差。这次的暴雨很大,就像最后一根稻草,让武汉瘫痪。阮成发(湖北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也曾在15年说:很长一段时间,武汉的城市发展史,就是一部填湖史。作为一名规划师,你认为,大武汉全城被淹在规划上是什么原因?目前面对水淹城市有没有好的解决方案?欢迎大家进行微信留言讨论!

凤凰社特邀评论:
暗夜潜行(资深规划师/项目负责人)
两个问题是关联的,找到原因才能提出解决方案,但限于对武汉的了解不多,而且这种形式的讨论没法就技术方面展开分析,只能务虚的谈。
第一个问题:
1.1类似问题没有标答:原因肯定是很复杂的,不作调查,只能推测。填湖有可能、施工质量也有可能,设防标准也有可能,对于规划来讲当时的防洪规划和排水规划做的是否合理,现在无从考证,开放性的问题,最后是没有标答的。
1.2规划编制不起决定性作用:规划决策、规划管理、规划实施、相关部门规划、专业规划都有可能要为今天的情况买单。建议把范围稍微缩小,仅讨论我们可以发挥作用的空间,最后落到城市排水规划上面,这个就相对简单了,加大投入,提高标准,引入新技术。但是如果遇到外部极端条件,城市的排水做到极致也是没用的,水根本没地方排。
1.3规划再高明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就算请最高明的团队来解决这个问题,现行的制度下,不一定能解决。规划、设计、管理、实施,N层皮,出现什么情况都有推诿的空间。
第二个问题:
2.1标准:拿现行的标准来说,是按N年一遇的标准来的,哪怕设防标准是200年一遇,碰到500年一遇的洪水,也要接受被淹。
2.2应急与恢复:既然有些洪灾就是避免不了,我个人觉得灾中的应急和灾后快速恢复是需要我们更多关注,而这些方面我觉得大有空间可作为。
2.3追责:1.3提到了,没有追责的机制和法规,除非豆腐渣工程这种坐实的情况,大家都可以推诿。只有把各种影响到最终效果的各个环节捆绑在一起,才有可能追责,才有可能不会出现屁股指挥脑袋的决策。

漠扬(高级工程师/资深规划师/凤凰社核心社员)
“92、98”特大洪水后,近十年来城市遭遇暴雨天气导致被淹的或局部被淹的现象日增,刨除规划工作者不熟悉的恶劣天气频发等因素,对城市被淹的现实,“十一五”以来持续十年的城市建设快速发展,很难逃脱干系,以下我就自己的工作经历,谈一点意见。
第一部分:存在问题
区域层面
在过去的十年中城镇体系规划关注的多是经济总量、交通区位、人口聚集等社会和经济因素,我不知道水利部门是否编制过详细的流域控制规划并要求城市规划编制者们认真研读,总之最后的结论是经济导向的,据此划分出城市的规模和职能,忽略了城市自然地形地貌对城市规模、人口容量等环境承载力的部分,导致在区域层面上缺乏对城市规模的宏观控制,城市规模不断加大,增加了城市地区的汇水面积。
城市总体规划层面
城市规划采用暴雨强度公式作为城市排水的重要指标依据,但暴雨强度公式更新速度远跟不上气候变化的速度,导致总体层面雨水总量计算值偏小,规划排水能力不够。
过去十年的城市快速扩张过程中,整体发展是粗放的,城市规模的诉求是城市规划修编的最主要目标,在此期间大量的小河流沟渠被埋入地下或淤塞,无形中增大了城市用地内的汇水分区,导致城市现存水道的排水压力大增。
新城区建设的选址方面,个人认为很多新城区的选址目标导向性过强,用地条件不好的区域一样被大量开发,新区开发的基础条件不好,城市排水压力大也就不可避免。
新区和旧区的基础设施衔接;老城区的排水设施长期滞后,各城市分区的建设时序也不尽相同,作为独立区域建设的排水系统,如在城市扩张过程中,没有进行系统的工程竖向和排水管线设计与新建区域衔接的话,就会出现总体的排水系统难以满足需要的问题。
第二部分:解决方案
制度层面,建立各类规划的协作平台,理顺各专业规划的协作流程,确保各类规划的科学合理性。
城市建成区应对现有管线进行详细摸排,编制详细的排水规划,缩小排水分区和汇水面积,对主要排水廊道采取加大管径或恢复河道等手段,确保排水顺畅。
对现状建设条件不好但已建成的区域,除采取以上手段控制区域汇水量外,还应对汇水量较大的区域增加排水泵站的排水能力,多设置泵站进行强排,确保排水能力。
有条件的地区,结合新城建设和旧区改造,分区分块的推进海绵城市建设,延缓遭遇强降雨天气时的水流速度,减轻排水压力。

程子(规划师/家庭主妇)
没有接触过武汉的项目,没住过山区,没见过洪水,我的想法估计纸上谈兵偏多,仅代表个人看法。
武汉所在的江汉平原是长江与汉江冲击而成,武汉本身就是一个洪泛区,地势低洼,周边山体还有汇水,洪涝交迫并不为过。
要解决武汉的看海问题,首先从源头入手,对于汇入武汉的过境径流,采取有效的高水高排的方法进行分流,降低通过城市的水量。
其次,城市周边及下游湖泊,根据水文规律,在汛期下调常水位,确保汛期湖泊1.5~2米的调蓄空间(参考其他杂志分析得出)。
第三,城区内部,一般通过市政管网排水,再加上建设海绵城市进行调蓄,多余的通过道路和内部河流排除,这时就需要加强水网和路网的建设密度,来保证快速排除雨水。
第四,就是上层领导的决策了,城市大规模的开发建设,导致生态平衡失调,在加上相关部门衔接不够,底线没有保住。

若青(注册规划师/博士/凤凰社核心社员)
让我们响应号召,如同“冷静、客观的对待长江洪水”一般,来“冷静、客观的”对待一下武汉的外洪内涝:
首先,这次洪水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国情决定,城市发展很大程度受益或受制于国家战略与政策,特别是大城市。看看武汉雄心勃勃的增量规划:2007年,武汉人口700万;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武汉人口为978万;2020年规划人口为1200万;2030年“人口或超1700万”———— “中部唯一超大城市” ,“冲刺国家中心城市”,“国际化大都市”,甚至还多见“武汉最适合做首都(易中天)”“中国未来首都选择:武汉?”等等诸如此类的追问。——冷静、客观的来看,这次洪水的后果,经过洪水检验,武汉的增量规划及雄心壮志恐怕前景不那么乐观了。
再次,洪水从何而来?
水往低处走。地势低洼,天上下雨,江河涨水,高处汇流,凝滞不行,就成了水坑了。很多雨季看海城市,地势低洼的下穿道,车库首当其冲被淹水。武汉地势低洼,本来城中多湖,就是天然汇水之处,但湖退人进,填湖开发了房地产,住进了人,洪水来了,无法大湖小湖涨水来装水,只好大水满城。加之以所邻长江涨水,城市地面硬化,水流不走,无处汇,渗不了,你说水能到哪里去?——什么?“水中获取氢能源?”“光解水““就地蒸发”——————什么?什么?我读书少,看不懂,难道洪水之后,外星人要来了?!
第三,武汉这地形,堪比荷兰。以后武汉就打造荷兰风情了?!——额,分析得很对!荷兰三分之一国土低于海平面;武汉必定有很大比例的面积低于每年都出现的N年一遇的长江洪水水位。所以,武汉就可打造荷兰风情国家中心城市了?
——荷兰全国来看,有围海大堤,有风车,有运河,更主要的是,人口密度小,一大片一大片的草地、花田、农田,这些都是应对水灾的有效保障;就城市而言,排水体系发达,以及识别出水淹风险并为之专门进行的趋利避害的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的应对(比如鹿特丹)。
——武汉全城来看,明知有洪水,所以取名叫做“光谷”,妙就妙在“谷”字,取得好!另外,找到一句新闻,看看明知有洪水,却要搞开发是如何推动的。
“东西湖区怎么会 是分洪区呢?是的,千真万确。虽然东西湖区已是武汉的三大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之一,但它也确实是大武汉的分蓄洪区之一。不过,这种尴尬的现状或许就要改变了。记者从近日举办的全省城市工作会议上获悉,我省将对取消东西湖区分蓄洪功能进行论证。”
“在三峡工程、长江上游大型水库开发、丹江口水库 加高、洞庭湖生态整治等一系列工程建设完成后,我省拟根据长江及汉江流域防洪规划,重点对防洪作用相对较小的一般蓄洪区和蓄洪保留区进行认证和调整,为武汉、黄冈、咸宁及洪湖等相关城市争取安全的发展空间。”
“《湖北省城镇 化与城镇发展战略规划(2012-2030)》明确提出,东西湖区虽然是新城区,但近年经济社会迅猛发展,产业集群发展势头强劲,已经成为武汉市的第三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其经济地位仅次于光谷开发区和沌口开发区,不应该继续承担区域分蓄洪职能,而应该享受与武汉市主城区同等的保护。”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武汉洪水这么大的原因了。因为“这种尴尬的现状或许就要改变了”! 分蓄洪区,都拿来搞开发了!
我是不是可以一句话说得明白些:城市为了卖地建房增加存量,专门论证了把分洪区开发成城市新区,分洪区没有了,洪水来时,全城共同泡水。为什么只把镜头重点放在抗洪军民多么勇敢辛苦上?!是时候回顾下武汉的城市规划了!

梁程(城市规划博士/注册规划师)
大武汉全城被淹,其实在规划上是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进行避险的,从大的城市空间布局到小的市政设施布置,这是一套完整且有机的城市机能体系,极端气候影响下的城市应对能力,可以借鉴韧性城市理念来完善,正如网上所说:风险面前,城市要多一点“韧性”。但韧性城市的建设是一个涉及到城市公共安全的全方面工作,是需要多部门、多群体共同关注的工作,但总体上来说是由“软方式”和“硬措施”两个构成系统共同支撑的,前者如灾害信息收集、传达和发布,后者如基础设施的配建,但城市规划却又是前后两者都需要涉及的领域,防范标准的完善与防灾系统的优化,往往需要发挥城市规划的未来导向性来做好应对灾害的准备,这恰恰是城市规划最重要的特征-未来导向性的行业(学科)价值。

姜-厨子(资深规划师/凤凰社核心社员)
对于这个问题,有几点不成熟的看法:
首先,两个大方面:其一是自然原因,短时间内大量降水,即便有较好的排涝设施,也是按照一定的降水强度来进行设计,若短时内降水过大,难免出现内涝的情况,天威难测。另一方面,就是城市建设发展造成的问题了,建设中设计的不合理或对规划实施的不到位,也会造成这种后果。
至于目前规划上原因,有这么几点拙见:1.据说武汉本身上是被称为“百湖之城”,但是快速城镇化以来湖泊在内的各类水体不断被填塞挤占,根据这一点,就占据了原有的大量蓄水的区域,造成排涝能力不足。2.城市建设中,大量的硬化路面及地面,大大降低甚至杜绝了单位面积本身的渗水能力,这无形中就加大了市政管线的排涝压力,若设计不足,必定会造成内涝的局面。3.也有可能是城市扩张速度过快,基础设施的建设跟不上城市发展的步伐,造成基础设施落后,不能满足当前城市的排水需求。4.就是在城市的发展过程中,规划的发展方向或许有待考量,城市规模的扩大或许已经占用了该区域内较为低洼的地块,造成建成后该区域的排水压力过大。
至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目前我经验有点欠缺,毕竟市政不是我的专长,说这么几点想法:1.应该尽量减少渗水能力差的铺装面积,提高地面的渗水能力。2.完善改造地下排水管网体系,采用一些比较强力的手段,并增加一定的泵站,加大排水能力(但是地下管网改造难度比较大)。3.由于该地区属于降水比较频繁的地区,可尽量增加城市水体,能够在雨量较大时候的作为一个缓冲区域,就好比蓄滞洪区那样,当然这个雨水可能会比较脏涉及到景观问题,尽量结合去处理。

悦儿(资深规划师/项目负责人)
个人认为,从更大的范围来说,与全局性的工程设施的建设不无干系,比如大坝的建设,比如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但是限于多方面原因,也受学识所限,无力作更多的评价。
单从对武汉的有限度了解来说,我与大家的看法是一致的,那就是——在城市的总体规划中,填湖造地使城市失去了太多的宝贵的天然水资源调蓄池,而城市快速发展过程中的“硬化”使雨水自然下渗受阻,即“海绵城市”建设的主要原因。其他无外乎城市建设过程中追求“短平快”的急功近利,配套设施的能力不足,“内涝”作为城市病之一,积重难返。短期内彻底该问题解决是不可能的,也不提倡,只有将其提到“系统工程”高度,用全局的眼光和手段来解决。

小月半(资深规划师/凤凰社核心社员)
无限提升城市防内涝等级,在经济性上也没有价值。需要从城市灾害风险管理的高度来研究。至于排水问题,已经纳入城市灾害风险管理中,此处可以不赘述。
1、需要检讨武汉市填湖工程(我不知真假)工作程序,适当增加更多的环境生态论证环节,并着重论证其风险性。
2、有极端气候带来的城市灾害风险,应选择重要城市进行研究,提升风险抵御等级。
3、建立极端气候对应的环境风险灾害研究课题,进行更深入城市风险灾害管理理论研究,评估现有应对手段。
4、在大都市,是否有必要在城市应急指挥中心、消防大队等的基础上建立城市灾害综合管理局统筹风险管理,并赋予更好的执法权执行隐患排查工作。

坏宝宝(交通规划师/跨界精英)
题目太大了!这事涉及到哲学和方法论的问题了;这个问题可以说有复杂性、随机性、特殊性;但同时又有系统性、整体性、普遍性可寻找。最后还是感觉这个题目有点大了!

猫叔(旅游规划师/项目负责人)
这个题目也太难了点儿吧!

无涯(资深规划师/凤凰社核心社员)
由于时间关系,只能简单的谈一下。
类似武汉被淹这种事,其实每年都有。从客观原因来,中国属于典型的季风气候,特点就是夏天下雨,来得猛,一天要降雨水超过200毫米,一般的排水系统都扛不住,无论你做得多粗,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强降雨的这种特征。
客观原因来说,城市景观目前大部分都以硬质铺装为主,水分难以下渗,降水形成地表径流也难以进入河道或地下排水管道,很容易引发地表的积水现象。再者,在城市规划阶段,每个地块或者街坊编制规划的时候,都会进行市政或者交通方面的支撑论证,结论都是满足需求,可是往往放到大层面来看,基本上都不满足,原因是到了市场开发这一阶段,往往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跟人口规划是一样的,各地规划的总人口一定是超过城市的总人口的。
对于目前来说,好解决方案其实国家层面已经提出了,建立一个海绵的城市,回归自然。我记得俞孔坚当初做了某个地方的公园,让公园变成排水区,当时很多人反对,现在看来,这个设计做的很成功。其实方案就是做了好多不同深度的坑,挖出来以后,雨水就可以再过滤,沉淀,净化,公园的中间根留白,让雨水去滋润,自然就变成了一块湿地,同时挖出来的坑塘,上面人在行走,底下就是过滤水的。这套方法个人认为还是值得学习。

洋洋(资深规划师/项目负责人)
鉴于对武汉不熟,鄙人只能发表几点不够深刻的认识,内涝形成的原因无非是无处泄洪跟泄洪能力不足两大主因,武汉是滨江滨湖城市,大面积被淹用屁股想也是由于泄洪能力不足造成,那么从规划角度如何能降低内涝发生几率呢?
1、截流城市周边洪水
城市周边修建截洪渠,引导城市周边洪水有序排放,有效减小洪水汇水面积,从而做到让城市的排水系统只解决自身的洪水排放问题。
2、必须是增加城市排水系统的编制投入,当一个系统工程来做
总规的排水系统往往就是满足相关规范,套一个定额标准计算得出一个管径大小,还要经得起甲方的经济投入和经验值拷问;而控规的编制往往是分片区,其编制原则是能排出去就行,排出去就不关我的事;最后落实的还是市政道路的设计,市政道路设计的排水满足控规还好,不遵循控规的设计比比皆是——层层的规划体系,使得本就不科学的排水系统不更加不科学不系统化。
3、其他防涝设施
除了行洪通道外,根据排水分区设置必要的蓄涝设施,可适度缓解行洪压力。当然面对极端天气对他也别报太大的指望。
4、最后吐槽的肯定是天朝的施工及管理(不多说)
另外,我们计算的管网大小,本就没有针对极端天气。
我并不赞同填湖造城(假如真是)是被淹的主因,如果是这样,那没有湖的城市怎么活。如果是这样,其他城市被淹又怪什么?

西贝(建筑师/跨界精英/规划博客管理)
规划上是把以前的一些湖泊给填上了,结果流量太大,就跟一个大水池子里面以前设了好多集水坑存水,后来设计成地漏了。豆腐渣工程估计太多记得朱总理98后就说杀一批豆腐渣的官、垮了之后才没法去核对资本 烂账就可以正常平掉。

小海(注册规划师/凤凰社核心社员)
对于这个问题,我来唱下反调。逻辑混乱,罗列三条:
1、城市规划涉及排水工程部署这无可争议,但长江都超警戒水位的前提下还要给规划人扣这个屎盆子是几个意思?!
2、规划人总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非也,现实一次又一次给我们响亮的耳光,这锅背不起啊!!!那些想通过规划解决所有问题的人,咋不上天捏?!
3、对于“武汉看海”的原因,别给我说防洪排涝投入不够、标准不高这些虚的(看第一条),要我说,某些规划人应该跳出来大胆“放炮”——武汉选址有误,要整体迁城!!!
对于如上两个问题,我的观点是:
(1)武汉看海完全是天灾,不关规划的事情;
(2)面对城市水患没有好办法,再牛掰、再资深、再大师的规划人也解决不了;爱谁谁,这锅我不背!

凤凰社社友辣评:
石家庄-GG:估计是没考虑到吧 这种灾害几十年甚至上百一年都说不准;还是侥幸心理。
魔都-小亮:填湖太多,现在是在还账,根本没有快速解决的方案,问自然拿了多少,最终要吐出去多少。
一:水淹全城还在挖个不停满城挖 是大魔头。
海口-wiky:地球已经过度改变,应该灭亡。
赵都-子木:地球经历过比现在还有恶劣的时候 灭亡的只有人类 都是蝴蝶效应,每个环节都没弄好。
唐山-Kuraki:出来混地物都是要还的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我家房子都没了被大雨冲垮了。
冀-煜傑:我想知道人工消雨水平达到什么程度了
魔都-不加糖:这口锅咱们真不能背。难道你要说大上海屡次避开台风袭击就是因为规划师的工作做得好?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