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权力主导城市格局65年 中国最失落的十大城市

权力主导城市格局65年 中国最失落的十大城市

时间: 2015-08-19 作者: admin09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1,764


B7FB2E999AE802C66C709BBC183A1EEA

城市的兴衰和竞争,永远都是一个焦点话题。有的因获得了独特的发展机遇,而从一个小渔村一跃成为国际大都市;有的则因为种种原因,从历朝古都沦为了失落的穷乡僻壤。

媒体人士刘晓博认为,65年的当代史,某种程度上是中国近代史的一次重演。本来,从道光咸丰到同治光绪,清朝经历了一轮闭关锁国和艰难开放的过程,走到了民国。1949年后,由于政治上一边倒,中国加入了冷战中的苏联阵营。

然而10年不到,又与苏联翻脸,进入没有朋友的“自闭”状态。1978年后,将晚清改革、开放时走过的艰难历程和口舌之争,基本上重演一遍。

这65年,基本上是权力主导城市格局的65年。1978年以后,市场的作用有所增加,但2000年以后又逐步降低。其中东北片区、环北京片区和部分沿海地区,比较集中地出现了城市地位下滑的现象。能不能成为首都、省会,往往成为一个城市命运的转折点。

经济学家张五常说过这样一段话:“不同国家有激烈竞争不难明白,但一国之内的不同地区有像中国今天所见到的激烈竞争,历史上没有出现过。”

那么,在中国权利下有哪些城市最失落?

1、天津

说天津失落,估计很多人不服气,天津的人均GDP已经超过了北京、上海,GDP总量马上就要超过广州、深圳。把天津这个GDP明星城市列入失落之城,有两大原因:

第一,天津能汇聚的资金总量一直非常有限,2014年也只有2.48万亿,不到北京的四分之一,原来一直被成都压着,后来又被重庆超越。新三板被北京抢走之后,天津的北方金融中心之梦,已经无从做起。远离市区的于家堡CBD,现在仍然人气寥落。

第二,天津在创新能力、创新环境上也乏善可陈,不仅无法跟北京、深圳相比,也无法跟上海、杭州相比。现在支撑GDP的,仍然是传统大项目。

2014年资金总量被重庆超越,被杭州逼近,显示出天津在发展后劲上的捉襟见肘。

天津原来只是运河边上的一个小镇,兴起于金元时期。1404年,明成祖朱棣赐名升格,建立天津卫。这里早期居民来自安徽,因此天津话跟安徽话颇有渊源。

二次鸦片战争之后,西方为了控制清廷,重点经营天津,在这里设立了9国租界,天津因此成为租界最多的中国城市。

晚晴时期,天津是北洋重镇,很多新事物比如新式海军、陆军、警察制度、电报、电话、铁路、现代邮政、西式大学等,都从天津引入中国,天津还一度是力压上海的传媒中心。

退位的皇帝、下野的总统总理,暂时风头的军阀、土匪,以及各色文人,都聚集在天津租界里。1927年首都南迁后,天津的地位更加突出,成为北方第一大城市。

1949年的时候,天津是中国第二大城市,经济总量相当于南京(第四)和青岛(第五)的总和。但是1949年后,北京重新成为首都,天津的光芒逐渐暗淡。1958年到1967年,天津一度还失去过直辖市的地位,成为河北省会。

由于战备原因,在1978年之前,天津很少获得重大建设项目,经济总量不断下滑。直到最近几年,天津才开始复兴,但远远没有恢复当年的影响力。

2、西安

1998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华,专程来到西安,站在西安古钟楼上,他说:“要了解一个民族就要了解这个民族从哪儿来”。如今,古城西安面临的更重要的难题是——该到哪里去?

一千多年前长安城的面积是今日西安老城区的八倍。也是世界第一个人口达百万的都市。作为中国13个朝代的都城所在,它与雅典、罗马、开罗并称为四大文明古都。

当你漫步今日之西安时,这种昔日的景象已荡然无存了。来过西安的外国人顶多对三样东西留有印象,兵马俑、大雁塔、明城墙。除此之外,这个曾经世界上最富庶辉煌的都市只给人留下一片空白。

西安政府向媒体宣布,西安将启动“皇城复兴”计划,准备加大对文物古迹、历史街区和传统民居的保护力度——用50年时间,把城市空间发展结构分为中心发展区、顺城旅游服务区、城市功能发展区和入城区,还原西安历史古都风貌,重振盛唐雄风。

然而现在西安不仅GDP总量在中国40名开外,人均GDP和人均收入水平也被后起的乌鲁木齐超过,同时在西部地区西安也与重庆、成都的差距越拉越大。

这个被历史惠泽的千年帝都,在城市和居民的命运变迁中,慢慢咀嚼自身的失落和尴尬。

3、哈尔滨

哈尔滨虽然兴起于20世纪初,但发展十分迅速,在民国初年哈尔滨就成了中国的超级都会城市。哈尔滨全城遍布俄式建筑,号称“东方莫斯科”,当时的哈尔滨洋气十足,其时髦程度可与上海、天津并肩。建国后哈尔滨也成为了中国十大城市之一。

1897年,俄国人根据《俄清密约》开始修建东清铁路。第二年,选中了位于松花江与其支流阿什河之间的三角地带建城,就是今天的哈尔滨。

到1905年,已经有来自美国、德国、波兰、日本及法国在内33个国家的16万侨民移居到哈尔滨,有16个国家建立了领事馆,一个东北亚的国际经济、金融、运输中心已经初现雏形。

1913年的调查显示,这里有53个民族,讲45种语言。苏联建立后,大量流亡的俄国贵族、士兵、妓女汇聚在这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哈尔滨,中国人没有超过居民的半数。

从建城到二战结束,哈尔滨的市政管理权只有六七年控制在中国人手中。其他时间,先是俄国人管理,后是日本人管理。1946年,国民政府在这里设立直辖市,但仅仅维持了3年。1949年的时候,哈尔滨的经济总量位居全国12位。此前,它还一度是东北亚的国际经济中心。

如今,哈尔滨只能在内地城市中名列25位左右。而东北中心城市的接力棒,由哈尔滨传给长春,如今仍然牢牢地拿在沈阳手中。在过去100年间,东北地区的中心不断南移,原因很简单:当年繁荣的陆路口岸,现在冷清下来,内陆由国际交通中心变成了死角:俄罗斯、朝鲜都衰落了,封闭了。

今天很多人在谈论中国十大城市时根本都不会想起哈尔滨。

4、长春

长春曾经是伪满洲国的“国都”,建国后一度被划为中央直辖市。长春的兴起,跟俄国人在东北修铁路也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正式以“市”代“县”,是“九一八事变”后的日治时期。建市仅仅2个半月,就“升格”为伪满洲国的“首都”,更名“新京”。

由于社会相对稳定,到1944年的时候,长春人口就超过了南京等大都市,也超过日本东京。应该说,日据时期是长春历史上“地位最高”的时期,超过了沈阳、哈尔滨、大连。

中央政府将中国最早的汽车工业落户长春,长春与渖阳、鞍山、大庆共同成为了共和国的骄子。改革开放前长春一路都是春风得意,但自上世纪80年代以后,长春的汽车工业大幅度滑坡,后起的上海(大众)、天津(丰田)、广州(本田)等城市利用外资纷纷将长春超越,长春这个中国的“汽车城”现在已是空有虚名了。

1945年,东北光复后,国民政府将东北分成9个省,设立了三个直辖市:沈阳、哈尔滨和大连,唯独没有长春。1949至1954年,国家曾经设立多个直辖市,其中甚至包括鞍山、抚顺、本溪,仍然没有长春。

而1948年的围城之役,其惨烈程度空前,对城市破坏比较大。可以说,1945年之后长春从东北老大变成老四,就成为必然。为什么?就是因为做过伪满的“新京”。

5、南京

南京山河形胜、气象不凡,历来号称有“王气”。历代帝王,如果不在南京建都,则肯定会用警惕的目光打量南京,至于因猜忌而毁城,也不止一次地发生过。南京城里古怪的地名如“覆舟山”和“燕雀湖”,以及“金陵”、“秣陵”的别号,都跟这种猜忌有关。所以,南京在冷兵器时代,基本上是一个被帝王诅咒的城市。

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两次“南方统一北方”后,都将首度设在了这里。1927年到1949年,南京是中国的首都。如果没有日本侵华,弄不好到1949年的时候,南京可以超过天津,成为第二大城市。事实上,即便经历了战火的摧残,1949年南京经济总量仍然位居第四,人口位居第六。

如今的南京,GDP在省内位居第三,被苏州和无锡超过。吸附的资金总量约1.84万亿,低于苏州。当年的首都,现在成为省内的二流城市。

6、青岛

青岛也跟一个外国皇帝密切相关。1899年10月,在抢占胶州湾两年后,德皇威廉二世命名并下令建设“青岛市”,从此开始了德国人15年的统治。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中日和德国为敌对方。日本以帮助中国为名,占领了青岛,一直赖到1922年,到1938年再次卷土重来,统治到1945年。

1929年,青岛成为民国第6个直辖市。也正是在那前后,后来统治中国的“两个图书管理员”之一的女馆员,在青岛大学图书馆工作,她的领导叫梁实秋,她最崇拜的教授叫闻一多;至于她当时的同居男友及其显赫的家族,你可以百度一下。

1949年的时候,青岛是民国12个直辖市之一,经济总量位居中国第5。在三十年代,更是仅次于上海、天津的第三大都市。

如今,虽然青岛是副省级城市,计划单列市,但经济总量已经退至13位。更要命的是,今天的青岛,已经没有了民国式的浪漫和隽永。

7、武汉

武汉自清末洋务运动以来就是中国最大的几个工商业城市之一。武汉的地理位置极佳,如果我们认同京广线和长江,可以作为中国坐标系的X轴和Y轴,那么武汉就是坐标原点。

事实上,自古以来,武汉一带就有九省通衢的美名。

在历史上,武汉也曾短暂成为都城,比如1927年。

由于武昌首义,民国初年武汉地位甚高,在黎元洪的推动下,武汉郊区的黄陂话,差点就成为中国的普通话。

建国后武汉也是中国十大城市之一,其经济水平长期位居中国前10。

可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武汉的经济节节败退,它没有像天津那样衰而不退。

武汉现在虽然还是中国前二十大城市,但GDP总量已经落在10名开外,人均收入水平在大城市里是相当低的。

8、保定

1669年,直隶巡抚由正定移驻保定,保定开始成为省会城市,1724年“直隶巡抚”升格为“直隶总督”。1870年以后,直隶总督一般兼任“北洋通商大臣”,在天津办公的时间越来越多,保定的地位有所下降。

进入民国,河北省会就显得飘忽不定,一会儿天津,一会儿北京,一会儿保定。建国后,河北省会仍然迁来迁去,居无定所。保定当过两次省会,加起来不到12年。

直到1968年,铁路枢纽石家庄成为河北省会,天津恢复为直辖市,保定才彻底退居二线,成为一个普通的地级市。

从直隶总督府所在地,到省会,再到普通地级市,保定一路坐滑梯。不过,苦日子快到头了。如今“政治副中心”的传说如火如荼,不管靠不靠谱,最终保定肯定可以分到一些来自北京的“干货”。只是,到底是市区还是北面的下属市县最受益,还不一定。

9、大连

提起民国时代的城市,有“上青天”一说。在很多人印象中,上海、天津、青岛是当时前三名的城市。这在30年代初是正确的,南京当上首都后迅速崛起,超越了青岛。

但1937年的大屠杀摧毁了南京的繁荣,大连因为远离战乱日见繁盛。1949年的时候,大连是经济总量位居全国第三的城市。

不过,2008年到2013年中国最顶级的42城市的在校小学生人数的增减情况中,大连是人口流失最为严重的,5年里减少了接近17%。

大连衰落的背后,是整个东北的衰落。事实上,东北四大城市里只有沈阳有缓慢的人口增长,其他三个城市人口都在流失。2013年,大连的资金总量在全国排的17位,但2014年被无锡超过,沦为18位。比较5个计划单列市的资金增长,大连也是增长最为缓慢。

从上述来看,大连吸附的资金总量不到深圳的三分之一,不到北京的八分之一。这个城市的北方香港之梦,看来仍然非常遥远。

10、海口

海南省曾经被国家政府钦定为经济特区,海口作为海南的省会,理所当然有更多的政策优惠和经济特权。上世纪80年代,大批毕业的大学生南下闯海南,海口繁盛一时,其城市建设速度曾一度与深圳并驾齐驱。

然而20世纪末,海南的经济泡沫蒸发,海口萧条了下来,留下了那一栋栋烂尾楼。在省内海口的名声也被三亚超过。

来源:商业见地网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