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不能再拖了

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不能再拖了

时间: 2015-02-14 作者: admin03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1,783

“动批”外迁之后,北京更大规模的瘦身运动即将开始,这一次的目标是: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
近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此次会议留给人们的最热话题。
“非首都功能”有哪些?谁会留京,谁又将离去?在此之前,京津冀三地均已开始为此谋划新布局,审议研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协同发展纲要》)正是2月10日会议的重要议程,国家层面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顶层设计,已渐行渐近。
改革落实年
“在官方披露的信息里,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对新型城镇化规划、发起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设立丝路基金等重大事项的用词是‘听取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确定的贯彻落实情况的汇报’,而对《协同发展纲要》则是审议研究。”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一位参与京津冀规划设计但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这说明《协同发展纲要》目前还没有最终确定。”
但该专家表示,今年是深化改革的落实年,京津冀协同发展又是一项重点工作,因此《协同发展纲要》在今年3月出台的可能性极大。
“习总书记在这次会上说了,过去两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已经召开了8次会议,确定了不少要办的大事,有必要检查一下这些事是不是落地见效了。所以这是一次务实的会议,主题就是落实。”上述专家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1月30日的中央深改小组会议上,习近平也强调,要“加大改革落实力度”。
两周内两次强调落实问题,“这就是习总书记为2015年定下的基调了”,上述专家表示,“《协同发展纲要》的初稿从去年中期初步形成到现在已经8个月了,征求意见和讨论调整用去了太多的时间,现在已经不能再拖了”。
北京“新定位”
谁去谁留事实上早有答案。
2014年2月,习近平视察北京并发表讲话,对北京的核心功能,做出过明确的城市战略定位,要求坚持和强化北京作为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功能,深入实施人文北京、科技北京、绿色北京战略,努力把北京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
因此,除“四中心”之外的功能,均不再是北京的核心发展方向。
中国区域科学学会会长、北京大学教授杨开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非首都核心功能主要有两大类:首先,从经济角度考虑,一些相对低端、低效益、低附加值、低辐射的经济部门;其次是区位由非市场因素决定的公共部门。
在“四中心”的建设思路被确定后,北京就城市总体规划开始了调整和修改。目前已对北京的非首都功能进行疏散,北京市发改委工作报告显示,北京市2014年关停退出了392家一般制造业和污染企业,搭建了30个产业疏解合作平台,推进了53个产业转移疏解项目,拆除了中心城区36个商品交易市场,实施了128项污染防治和节能技改项目,中关村企业在天津、河北累计设立分支机构1532个。
其中,以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和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的外迁最广为人知。“动批”区域内共有12家批发兼零售商市场,总摊位数共约1.3万户。2014年,整个市场的总摊位数减少1300个,占总数的10%。
“但这还远远不够!”1月23日,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在谈到“动批”外迁时表示:“必须摸清底数,加大力度,加快‘瘦身步伐’。”
疏解的烦恼
“北京的疏散与天津、河北的引进共同构成了协同发展,但现在天津、河北对引进没有问题,主要是北京方面在疏散问题上存在困难;所以中央这次把重点放在疏散北京非首都功能上,这真是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河北一位招商局局长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在2014年12月22日至24日举行的北京市委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北京市市委书记郭金龙表示:“多年来,我们习惯了聚集资源求增长,而且轻车熟路,也确有成效。现在,北京要疏解功能谋发展,缺乏现成经验。”
因此,郭金龙提醒北京市的党政干部:不要一提发展就认为要“聚”,一谈疏解就认为是“退”。该疏解的必须坚决疏解,该退出的必须坚决退出,要守住新增产业禁止和限制底线,不符合功能定位的项目一个也不能上。
而对被疏散的产业而言,去向何处同样是幸福的烦恼。已经在天皓成服装城经营了十余年的白先生表示,春节之后是回京,还是选择河北的某地继续经营,他至今仍未决定,“很多河北的市场来这边发传单,但我们还是希望市场或者政府能出面帮忙谈一谈,不然我们一个人两个人去了,什么都争取不到”。
对这一问题,北京市西城区副区长孙硕表示:“已经有市场经营方有意到白沟、永清投资,有的商户到天津、怀来等地的市场开拓生意,去向多元化,让市场主体自主选择。政府尊重市场规律,不会简单地以政府的行政命令来决定或指定一个地方搬迁。”
与小商户的情况类似,大型企业同样是河北、天津争夺的对象。
北汽集团的汽车制造厂,被许多人认为是适合曹妃甸的一块“肥肉”。曹妃甸有现成的装备制造园,有钢铁、港口等汽车产业的配套资源,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又曾是已在曹妃甸扎根的首钢常务副总经理,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曹妃甸却没有得到北汽的垂青。2014年7月,徐和谊宣布,北汽集团将把旗下汽车制造厂整体转移到河北沧州黄骅。
“这说明河北方面提供了足够多的选择,让企业有了更大的选择空间。”上述招商局局长表示,在承接北京的产业转移方面,河北为制造业承接地提供的选择主要有唐山曹妃甸、沧州黄骅港、邯郸等地,而行政机构的辅助功能和教育、科研等服务机构的主要承接地——河北方面提供了廊坊、保定等地区,每一个选择都不是单一选项。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