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北京的新城是失败的

北京的新城是失败的

时间: 2014-03-01 作者: admin03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2,339


如果你坐上公交车从北京市的中心——天安门,去往通州、亦庄或回龙观,你需要的时间约为1小时30分、1小时30分、1小时30分,前提是交通正常。遇到上下班高峰期,很抱歉,需要的时间将无限延长,谁也不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
每天,成千上万的人们在老城与回龙观、天通苑、亦庄等新城间作钟摆运动。北京这个XXXXL型城市里,形成了一种有规律的迁徙,为了生活,人们不得不这样。
除了一大早从温暖被子到刺骨寒风的落差,或约好的会谈只有10分钟开始,你还堵在半路的焦虑外;北京已经陷入新城带来的钟摆困境,无法自拔。
上世纪90年代,北京为了适应城市扩张带来的对住房的需求,同时安置旧城改造从老城区搬迁的居民,建设了回龙观和天通苑等新城。
这些新城区还有一个功能,在城市核心区外围构筑一条防波堤,防止外来人口过多涌入。回龙观目前拥有约30万人,却难以提供足够就业岗位和提供吸引人的生活品质。大部分人早上涌入老城,晚上又涌回新城。中国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认为,类似回龙观这样的新城是失败的。
北京的新城有着宽阔的马路,整齐的住宅。但与核心城区比起来,你既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也无法为孩子找到合适的学校;甚至没法带着宠物在楼下的公园散步。
比如仇保兴提到的回龙观,一开始定位就是居住,所以商业、娱乐、交通等基础设施被忽略了。当新城的人越来越多时,政府后期资源的弥补也被人口暴涨而抵消。人们需要看病、买东西或者娱乐时只能回到核心城区。
新城的社会阶层同样值得人们关注。除了不多的本地住民或自成一体的拆迁户,寄居者找不到熟悉的邻里和相同爱好的伙伴。新城社会阶层是割裂的,无法产生社区带来的归宿感。以上种种,新城沦为睡城也就顺理成章了。
2004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纲要》中,提出了建设通州、顺义、亦庄、大兴、房山、昌平、怀柔、密云、平谷、延庆、门头沟等11座具有相对独立性、成规模的新城,重点发展通州、顺义和亦庄3个新城,疏解北京中心城人口和功能,集聚新的产业。现在看来,这一规划受制于基础设施和资源缺乏以及相关产业的缺失未能实现目标。
现代文明至今仍被长达三个世纪的扩张力量惯性所推动着:土地扩张、工业扩张、人口扩张。新城正是扩张的产物。
“当前向郊区无计划的蔓延以及随着而来大都市的拥挤和枯萎取代了区域设计和城市秩序,真是可耻。”芒福德在其著作《城市发展史》中如是说。回看北京改革开放后的扩张,与芒福德所描述的何其相似。
中国有其特殊国情,经济落后,人口众多。北京市发改委资料显示,2008年郊区全社会投资快速增长。1-11月,郊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超过1110亿元,占全市固定资产投资的36.4%,同比提高3.5个百分点。显然,投入仍然不够。现在,政府的钱袋子越来越紧,城市建设与规划不得不依靠开发商和银行。
一个多世纪前,霍华德便发出了呼吁,不能让城市发展的最重要原动力掌握在私人投资者手中。不论投资者是经营单个地块、房屋或商业场址的私有主或者投机商。因为分散进行的单个建设,不论其本身是如何有远见或是公益心,总是不可能生产出一个协调的整体来。
北京诸多新城规划必须区别各自的特点,自成一体又融入北京。分担北京核心城区过多的功能和压力。集中力量而不是撒胡椒面地逐步建设新城。以此种种皆可视为北京新城建设的经验与方向。
每个人都希望改变困境。我们回到北京新城的原始定义上寻求答案:“以区(县)政府所在城镇或依托重大产业及城市重要基础设施发展而成的中等规模城市。必须提供足够而丰富的就业岗位和住宅供应,使在新城居住工作的人群相对统一,并为这些人群提供相应质量的城市服务,以摆脱卫星城对母城的依赖。”
这让人想起霍华德的“花园城市”理念:一开始对人口、居住密度、城市面积等有限制,能执行一个城市社会一切重要功能如商业、工业、行政管理、教育等等;同时配置了足够的公园和私人园地保证居民的健康,并使整个环境变得优美。
最重要的,他将城市看作一个个有机体,保证城市可以组成功完整又互为补充的城市群。这样,新城可以脱离对主城的依赖,成为人们真正的栖息地。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s: ,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