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巴西消减城市化弊端的案例

巴西消减城市化弊端的案例

时间: 2013-12-03 作者: admin03 分类: 新闻资讯 评论: 0 阅读:1,964


在距离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最后期限只有700多天之际,作为目标八大领域之一的减少和消除贫困问题,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全球减贫形势更为严峻。
提起贫困问题,人们就会想起非洲战乱和南美的贫民窟,尤其是巴西里约热内卢贫民窟最为典型,以至于好莱坞的一些电影都纷纷将此作为背景。受电影传播的影响,世人也都将巴西的贫民窟作为城市化过程当中反面典型。当年巴西由于过快的城市化,导致大量农民居民涌入到城里去,而城市又没有准备好房子供新移民们居住,结果这些新移民只能因陋就简聚居于城市的一些边缘地带和山区,形成“法维拉”(FAVELA),即贫民窟。而贫民窟在人们眼中基本上是吸毒、卖淫和犯罪的代名词。
贫民窟是巴西城市化进程的产物。半个世纪前,巴西城市工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农村人来城市谋生。因为城市空间有限,外来务工人员被迫居住在城市边缘的山坡上,而城市发展过程中的动迁征地也将大量低收入家庭安置到郊外荒野的临时居住地。很快,这些临时安置地变成了城市贫民的聚居区,成为巴西贫困现象的一个缩影。巴西的城市化进程呈现以下特点。
首先,城市过度化。城市过度化是指城市人口超过经济发展的要求,而经济发展也不足以支持庞大的城市人口的现象。巴西城市人口的增长速度大大超过工业化的发展速度。1970年代中期,巴西制造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20%,而城市人口却已占总人口的61%。美国曾用近100年的时间使城市人口的比重从30%提高到70%,而巴西达到同等程度仅用了40年。另外,在实现同等城市化率增幅的同时,发达国家的人均GDP增加了2.5倍,而巴西只增加了60%。这说明,巴西的城市化进程与经济发展水平之间存在脱节现象。这种超前过速的发展势必造成城市化进程中的虚假繁荣,从而导致巴西城市在社会、经济等各领域的不协调发展,并产生诸多问题。
其次,城市化地域差别明显,造成高失业率。巴西城市化水平最高的是东南部地区(89.3%),其后依次为中西部地区(84.4%)、南部地区(77.2%)、东北部地区(65.2%)、北部地区(62.4%)。其中除南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的城市化率与经济发展程度成反比外,其他地区这两者基本上都是成正比的。另外,巴西主要城市的地理分布不均衡也造成了高失业和贫困成为相伴生的难题。在城市化初期,城市对农民的吸引力主要体现在就业机会的增多。但自“经济奇迹”以后,巴西便步入长达10年的债务危机,20世纪90年代上半期遭遇了高通货膨胀以及随后的低速增长周期。经济活力的下降使得城市就业者与就业岗位之间存在巨大的剪刀差,进而使得城市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迁入城市的农民大多缺乏专业技术知识,因此无法满足现代工业部门的技术要求。另外,农民工因为家境贫困,不仅不能参加正常的技术培训,也无法供养自己的子女接受良好的教育,这在城市中形成了一个永久失业的群体,进而被沦为城市贫民阶层。
最后,出现大都市化现象。大都市化基本是指一个城市与其郊区连为一体。在巴西,这一现象是城市长期发展的结果。圣保罗城是巴西城市大都市化的一个典型,由圣保罗城至里约热内卢城的东南沿海一带已构成集合城市。集合城市被认为是现代城市的最高形式。圣保罗市市长曾指出,“一方面大都市化集中了拉美国家的许多问题和矛盾,但另一方面也聚集了变革的巨大力量。它既是依附、不发达、极权主义和紊乱的代名词,也成为国家财富的主要源泉和民族精华的要地”。由此可见,大都市化是把双刃剑,它在潜藏着危机的同时也为摆脱危机、创造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新方式提供了条件。
最近8年,尤其是在卢拉和罗塞夫两任总统的治理下,巴西的贫富差距大大缩小,贫困人口从8年前的5000万已减少了一半多。目前巴西1.86亿人中只有不到3000万人口没有进入中产阶级,只占人口比重15%以下。巴西在城市化治理方面取得成绩背后的经验可概括为以下几点。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