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城镇化方向之争

城镇化方向之争

时间: 2013-06-06 作者: admin03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2,691

围绕城镇化发展重心的争论,至今未息。
有人主张“大都市圈战略”,借助城市群的辐射力带动周边;也有人认为,100万-400万人口的大城市,最符合规模经济原则,应该以它为重心。
“大”派出现分歧,“小”派的意见也不统一。
优先发展人口低于30万的中小城市,是一种主张;以县级城关镇为重点,也获得相当多的拥护;还有人觉得,城镇化就该尽量贴近农村,把重心放在县以下的镇。
纷争之下,各派也取得了几点共识:城镇化应该是“人”的城镇化,有产业支撑的城镇化。
不过,共识的终点,是一场关于“危”和“机”的更大争论。
共识 要“人”的城镇化,不要“地”的城镇化
“人”的城镇化,被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视为城镇化的核心。
按他的理解,过去,城镇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征占农村土地,却没有给农民提供在城镇安居乐业的机会,这被称为“地”的城镇化。
“人”的城镇化,即是针对这个现象提出来的。它要求改变要地不要人的方式,让农民能留在城镇。
“城镇得有产业,为农民提供工作机会,他才能够穿衣吃饭买房子,安居乐业。”华中科技大学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郭亮说。
为“人”的城镇化提供支撑的产业,要成气候,并非易事。
按照一般规律,城镇首先得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才有发展产业的可能。
历史经验表明,城镇聚集资本的主要途径,往往有这么几个:
一是在国家调控下,压低农产品和农村劳动力价格,利用剪刀差,收割农村的劳动剩余。
二是像西部大开发中的城镇那样,直接获得国家投资。
三是通过改革,释放自身蕴藏的红利。比如改革开放初,家庭承包经营制度推行,农民获得了土地剩余收益的索取权,使得农产品出现了剩余,为农村集镇贸易的恢复创造了条件。
未来城镇化的重点,是小城镇(市),它们大多欠发达,对资本聚集的渴望尤其强烈。
对它们而言,通过收割农村劳动剩余的办法聚集资本,几无可能,也有违城镇化的初衷;借助国家投资,则面临僧多粥少的局面,而且,反对国家投资推动城镇化的呼声,居高不下。
当前主流观点认同第三条道路,通过改革释放制度红利。其中呼声最高的两项改革,分别针对户籍制度和土地制度。
主张推动户籍改革者的逻辑是:
过去的城镇化过程中,农民难以留在城市。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城市户口,使得他们难以享受各种“福利”,如社会保障、子女入学。在许多人看来,破除户籍藩篱,消灭户口背后的“福利歧视”,是“人”的城镇化的要求。
主张推动土地制度改革者的逻辑是:
城镇化的过程,也是农民土地被占用的过程。
当前土地制度下,农地先被政府低价征收,再高价出售。转手之间,政府赚取了巨额收益,农民却所得无几。更重要的是,政府来钱太容易,不断征地,城镇朝着摊大饼的粗放型方向发展,客观上造成了土地资源的浪费。
“土地是农民最大的财富。如果在土地流转的过程中,让农民享受更多的增值收益,那么他们就有了一笔进城的安家费。即使一时半会找不到工作,也不至于流离失所。”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看来,这更符合“人”的城镇化的要求。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