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社会包容——城镇化的精神内涵

社会包容——城镇化的精神内涵

时间: 2013-04-26 作者: admin03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2,127

中国城镇化和城市化的步伐,缺乏了对农村人口的包容精神,将难以为继。
李克强总理曾强调:“中国未来几十年最大的发展潜力在城镇化”,并提出了“近10亿人的城镇化”的目标。从社会学立场看,城镇化,并非高楼大厦、马路广场……其本质是人的城镇化乃至现代化。因此,要实现这个宏伟目标,中国的城市,尤其大城市或特大城市的包容性将是十分重要的。
城镇化的推进,“社会包容”是前提和保障,只有做到所有的社会成员一起共享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消除社会阶层、社会群体之间的隔阂和裂隙,使所有的社会成员都包容到社会经济发展进程中,才能实现真正的城镇化。
遗憾的是,“包容”作为政府的口号喊得虽然响亮,但城市中的社会排斥现象却屡见不鲜。到网上随意搜索,诸如“异地高考政策公布期限将至北上广难产”、“户籍改革几乎遭遇所有市长的反对”这些报道充斥左右,在一些地方政府召开的会议上,大城市的一些排斥低端劳动力的“经验”甚至得到了热捧。
之所以排斥低端劳动力,城市管理者的解释是,城市未来发展需要的是高端人才,不需要低端劳动力。但是,放眼世界,根本找不到一个纯粹由高端人才组成而没有低端劳动力的城市。城市生活如果缺少了那些看来不起眼的低端工作岗位,就无法有序运转。
社会学大师吉登斯在《社会学》一书中说道:“城市属于谁?一方面,城市是‘都市魅力’的会聚之所,有令人眼花缭乱的时髦餐厅、酒店、大厦、机场和剧院,为新全球经济的建筑师和管理者光顾。随着全球化的扩张,这一部分‘城市用户’的人口将继续增长。而另一方面,成千上万生活在经济增长边缘的‘城市用户’对城市所拥有的权利同样重要,但却通常不受重视。外来移民、穷人和其他下层人口在世界都会中正逐渐占据越来越醒目的位置。”吉登斯描述的是世界上所有城市的普遍状况,中国在越来越融入国际社会的同时,其城市的发展具有相同的规律和特点。
在中国,事实上很多外来人口随着改革开放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深入,他们已经在城市中工作和生活多年,但其中的大多数仍然处于被边缘化、不被城市包容的状态。“高素质”到底是天生遗传,还是后天习得的?可以假设,中国的城市都只容留高素质人才,“低素质”都将被排斥出去,那又将形成怎样的局面呢?会不会形成占人口多数的“低素质”农村包围城市的态势?
我们需要认识到,中国的第二代农民工与第一代农民工的生活境遇已然完全不同。他们是在“N年不变”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施后出生的一代。在以家庭为单位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下,这代农民工的名下也根本没有属于他们的土地。此外,他们自出生后,其人生道路基本就是沿着“读书、初中或高中毕业后即来到城市打工”的路线进行。农业生产活动距离他们的生活其实很遥远。因此,家中的责任田,对第一代农民工来说,是从城市回到农村后的“退路”,而对极少从事过农田劳动的第二代农民工来说,他们很难再回到农村,其退休后的出路不是告老还乡,而是扎根城市。尤其是,他们的下一代,基本在城市出生,与农村的距离更加遥远,他们俨然已成为无数“城市人”中的一员。如果城市对待他们仍然缺乏包容的态度,那么城镇化的进程必然受损,对他们的排斥,也决定了这样的“城镇化”必然不是真正的城镇化。
中国的城市拒绝“低素质”人口已然不可能。在城市建设中想要效仿新加坡和香港的道路也难以行得通,毕竟在中国,城市不存在天然的屏障限制人口的涌入,并且,改革开放以后,因为劳动力资源市场化配置的需要,与人口流动相关的政策变得非常开放,城市对农村人口进入也没有人为地限制。农民单枪匹马,完全可以离开依附的土地随处走向城市的各个角落。城市作为一个全面开放的系统,不可避免地迎来结构多样的人群。
尽管在中国,如今很多特大城市由于涌入太多人口而致人口密度过大,的确有很多社会问题。不过,比较世界其他城市,如印度的孟买和加尔各答、巴基斯坦的卡拉奇等人口密度排名世界前三位的城市来说,在中国大陆,只有一两个城市堪与之相比。不能把人口密度过大,作为排斥外来人口的借口。另外,城市的地理范围是人为划定的。上世纪80年代,有人认为北京只能容纳800万人口,当时人们的视野还局限在北京城三环以里的方圆;而新世纪来临之际,人们认为北京可以容纳1600万人口,此时北京城已是六环环绕的更大城市了。到如今,北京已容纳了2000万左右的人口。这说明,同其他国际大都市一样,像北京这样的中国大城市,城市人口的增加,一方面来自城市本身的地理扩张,另一个还来自以这个城市为中心的经济圈的扩张。
外来人口不仅为城市的发展作出贡献,同时还大大降低了中国大城市的老龄化程度。据媒体报道,2010年,以户籍人口计算,上海市的老龄化程度为23.4%,北京市为18.7%;但以常住人口计算,根据六普数据,上海市的老龄化程度为15.1%,北京为12.5%。两相比较,上海市要相差8.3个百分点,北京市要相差6.2个百分点。如果没有流动人口的补充,上海市和北京市大概早已陷入缺乏劳动力资源的困境。对城市外来人口的排斥是把双刃剑,而且很可能对着外来人口的一边是钝的,而对着城市的一边却是利的。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