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未来城镇化道路推进方式

未来城镇化道路推进方式

时间: 2013-04-17 作者: admin03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4,016

未来城镇化道路应转变推进方式
城镇化将由加速推进转变为减速推进
从国际经验来看,50%的城镇化率是城镇化由加速推进转变为减速推进的一个重要拐点。一旦越过这一拐点,全面提高城镇化质量、强化城市管理将成为城镇化的核心。据国家发改委测算,未来十年我国城镇化增速将由递增改为递减,年均增长速度回落到0.8~1.0个百分点左右,预计到2020年我国城镇化率将达到60%左右。从国内实践来看,2011~2012年我国年均城镇化率提高1.31%,增速已较前十年下降0.06个百分点。在珠三角和长三角等城镇化率较高的东部沿海地区,增速递减的情况从“十五”以来已较为明显。上海近11年来城镇化率仅提高了0.69个百分点;北京、广东城镇化率近6年年均仅分别提高0.43、0.97个百分点,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农村劳动力的快速有效转移已经结束,将进入缓慢的吸纳期
伴随中国城镇化率的快速提升(中国只用了17年就实现城镇化率由30%升至50%,美国用了40年、法国用了70年、日本也用了22年),我国农村劳动力供给绝对数量将明显减少,未来继续依靠农村向城市大规模转移劳动力已不太现实。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中国第一产业的就业人数已由10年前的3.66亿人降至2.66亿人,农户兼业化、村庄空心化、农民老龄化趋势明显。展望未来,考虑到中国目前以农村家庭为主的农业经营体制,中国农业劳动力数量距离其“合理”水平已经不远。未来中国城镇化做实的重点在于两个吸纳:一是现有已进入城市的农村劳动力的吸纳;二是对农村非劳动力型人口,即农民工家属的吸纳。这是一个逐渐的融入过程。但以农村家庭为单位进城,不仅使得迁移成本迅速提高,而且迁移决定的形成还涉及到经济、社会、教育、文化等因素,由收入这一单变量函数转变为多变量函数,迁移决定形成难度增大,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速度将逐步放缓。
城镇建设低成本扩张模式不可持续,将向内涵效益型增长转变
首先,土地约束已经导致或将导致地方政府失去城镇化过度扩张的动力和资金来源。受18亿亩耕地红线约束,今后地方政府通过“增减挂钩”、“占补平衡”谋取工业用地的空间和政策弹性已大大减少;在土地开发和补偿成本越来越高、土地出让金的纯收益比例不断下降的情况下,传统“土地财政”、“土地金融”难以为继;未来由城市社会保障和市政公共设施支出带来的资金需求将大幅增长,而我国地方政府财力与事权不对称,各地政府负债严重,难以满足城镇化的庞大资金需求。
其次,新型城镇化发展方向,要求城镇发展模式从粗放式扩张向精细化管理转变。未来城镇化“精耕细作”将主要体现在:一是加大城市道路管网、轨道交通、垃圾污水处理等民生类基础设施建设;二是文体娱乐、公共网络建设、园林景观等民生类服务业增长;三是为工业部门提供金融、软件、商务会展等服务的生产性服务业增长。基于此,未来城镇投资结构将发生较大变化,政府资源主要投向满足公共服务需求的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体系构建、农民工住房等项目,传统的依靠城市政府通过规划划定建设范围,通过征收、拆迁保障项目落地,动员大量资金造新城、圈建园区等大规模建城投资行为基本不再可能。
最后,加强城市资源保障、环境保护和生态安全,也要求城市发展模式积极转变。近年以来,江苏启东近万市民抵制日本王子纸业污水排海工程、四川什邡爆发反对钼铜项目群体性事件,以及蔓延中国整个中东部地区的雾霾天气等引发政府高度重视,加强生态环境建设和推进节能环保将贯穿中国未来城镇化的整个进程。
满足农民工“市民化”需求面临多重压力
首先,满足农民工“市民化”的前提,就是必须改革现有的户籍管理制度,以及社会公共服务与户口挂钩的制度,彻底改革排斥农民进城的城乡二元体制,建立全国统一、开放的人口管理机制。而这涉及到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之间利益的再次分配,可能会引发多种社会矛盾。
其次,要推动农民工“市民化”,就必须推进土地的市场化改革,将农民逐步培育成土地市场交易的主体。事实上,我国各地已积极进行了试点,如重庆地票、天津宅基地换房、深圳新土改等;2013年中央首提“家庭农场”概念,着力推进农村经营体制改革。但是,在坚持“土地归国家所有”这一基本国策的前提下,如何通过体制创新来有效实现土地的市场化交易,仍需要长期和持续的探索。
再次,要落实农民工“市民化”,就要提高农民工收入水平和解决农民工城镇住房问题。而当前多数农民工在劳动密集型行业就业,这些行业利润空间较小,成本传导能力普遍较弱,难以承担劳动力成本持续上涨的压力。由于低收入和不稳定工作,目前农民工在务工地自购房的比重仅为0.8%左右,考虑到商品房的高房价,以及保障性住房投融资体制约束,未来解决农民工城镇住房需求仍有较大难度。
最后,城乡公共服务一体化将带来巨大的财政压力。从前十年经验来看,我国每个农民工“市民化”平均成本约为10万元左右,即使按每年实现1000万~1500万农民工市民化的低速度来看,未来每年约需要投入1万亿~1.5万亿元,这将形成巨大的财政压力。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