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农民市民化是新型城镇化的关键

农民市民化是新型城镇化的关键

时间: 2013-04-15 作者: admin03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2,917

党的十八大提出要走新型城镇化道路,从中国的国情出发,解决城镇化高速发展中的问题。如何把握新型城镇化的关键点,学术界已有诸多研究和阐释,笔者认为,新型城镇化关键是解决农民市民化滞后的问题。
按照我国统计口径,城镇化率在52%以上,十多年来以年均1个百分点以上的高速度推进。然而,如果按照世界通行的以福利水平为标准的考察结果,我国的城镇化率仅为34%,即中国十多年的城镇化率每年仅有0.3个百分点,有15个百分点是因为统计方式的改变而被提高了。由此,中国城镇化率被高估了,至少有2亿—3亿农民工“被城镇化”了,其带来和造成的危害是巨大的。首先是巨大的消费被压抑了。据统计,大量的农民工消费倾向不仅低于市民,且低于农村居民。如果2亿多农民进入城镇生活,其住房需求可以大大提升,而且日常消费与市民相比以人均相差3000元计就数千元之多。而由此带来的工农业之间的相互促进,使生产的可持续发展得以进行。我们总说要以国内的消费市场为主,农民这么大的市场消费很难启动,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如何推进?
其次是使“三农”问题的解决变得异常艰难。本来二元经济结构并无好坏之分,它是经济发展中的阶段性现象。如同水从高处往低处流一样,人们可以利用这种现象促进经济发展,但浓厚的二元社会结构使这种潜力难以得到充分发展,人为阻止了二元变一元结构的作用发展,使得社会结构凝固化了,甚至造成城市中新的“二元结构”。
再次是使得土地城镇化超越人口城镇化。城镇化中大量占用土地却没有人口的城镇化,使得我国人多地少的矛盾更加突出。家居农村的农民工虽然与农村没有任何关系了,但还需要在农村建立住宅,占有农田,既会形成家庭的财富浪费,而且带来全社会的资源浪费。这种不彻底的流动还留下特殊的社会问题,如农村中的数千万留守儿童得不到父母的关爱成为社会问题;农村中的妇女长期不能过正常的家庭生活;还有农业的大量兼业者等,都成为当前农村的社会问题。最后是阻碍了农地的流转与集中、农业现代化滞后。由于农民未能融入城市,使得在农村的土地即使对家庭收入的影响不大,农民也不愿放弃土地的使用权,兼营土地不好好耕种已成为普遍现象,农业的低效率甚至土地抛荒问题大量存在。不能进行适度规模经营,影响了农业现代化进程,造成农业现代化与工业化不同步,无疑会阻碍中国的农业发展。
新型的城镇化就是要解决这些问题,从解决农民市民化入手,使社会结构的变动与经济结构变动趋于一致。这样既可以促进生产发展,又可以带来居民生活质量提高,推动社会的进步和资源的节约集约高效利用。笔者认为,走新型城镇化道路要从城乡两个方面进行体制机制转换,要以改革的方式加以推进。长期以来,我国城乡二元结构形成的户籍制度割裂了城乡之间的天然联系,人为切割城乡分治的局面,如今要突破这种分割就要通过改革旧体现、建立新机制,稳妥而积极推进。我国计划经济体制运行几十年,形成的一整套制度和利益的格局,在惯性地发挥着作用。现在要打破这种体制,正确的对策是既不能急于求成,走一些发展中国家的老路,引起城市病;同时又不能任由旧体制的惯性发挥作用。为此,要从城乡两个方面展开,建立一种有序的农民变市民的机制,其目的是要使农民进城镇有序,着力推进而又不致于盲目。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