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如何提高城镇化质量

如何提高城镇化质量

时间: 2013-04-12 作者: admin03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3,089


城镇化是我国最大内需潜力之所在。实践表明,只有坚持统筹城乡发展的城镇化,才能驱动经济健康发展,走出一条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考察国际社会以大城市为主导的城市化,大致可分成四种类型:第一种为以巴黎、巴塞罗那为代表的“欧洲文化型”。这些超大城市的发展以欧洲文艺复兴为文化底蕴,以18世纪中叶产业革命的兴起为经济和科技背景。第二种为以纽约、东京为代表的“资源集约型”。即在科技进步和产业结构升级中形成的以制造业、金融和商业等为支柱产业的超大城市组群。第三种为以洛杉矶、盐湖城为代表的“美国中西部散落型”。指的是在美国西部开发中,随着东部移民向西部迁移而形成的松散型超大城市族群。第四种为以墨西哥城、里约热内卢等为代表的“拉美畸型”。这些城市主要集中在发展中国家,以拉丁美洲国家最为突出。
尽管前三种类型也有这样那样的“大城市病”,但还是比较好地发挥了大城市中心、主导、辐射的功能,城市内部和城乡之间发展比较协调,起到了推动城乡经济发展的应有作用。“拉美畸型”的城镇化则不然,可用“三个畸型”并存概括:一是“畸型先进”与“畸型落后”并存。一方面,大都市拥有先进的科学技术、现代化的产业、高档的住宅和相应的现代化设施;另一方面,存在着原始手工作坊式的生产、被边缘化到城乡接合部的大量贫民窟。二是“畸型富裕”与“畸型贫困”并存。大企业家、银行家、高级职员等收入丰厚;而生活在贫民窟内的居民,几乎是一贫如洗。三是“畸型文明”与“畸型愚昧”并存。教育、卫生、文化等资源主要被少数富人垄断;而穷人却与这些资源无缘,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不能享受这个时代应享受的文明生活。这种城镇化形成大城市中心区与城乡接合部和广大农村贫富悬殊、尖锐对立的两个世界,不仅没有给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注入生机和活力,反而成为前进的累赘,政府债台高筑,社会矛盾集中爆发,最终跌入“中等收入陷阱”而长期不能自拔。因此,各国在推进城镇化过程中,都十分警惕这一现象。然而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政府调控能力等多种因素影响,许多国家和地区还是不同程度地跌入“拉美陷阱”,最终拖累了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
进一步分析可见,凡是跌入“拉美陷阱”的国家的城镇化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仅从城市特别是超大城市自身的发展来推进城镇化,从而形成一面是发达的现代化大城市,另一面却是贫穷落后的广大农村,二者形成尖锐的对照;凡是超越“拉美陷阱”的国家的城镇化,城市发展不同程度地兼顾到农村的发展,形成超大城市、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市与农村层次分明的结构,市场机制运行比较顺畅,各自的功能得到比较好的发挥。因此,是否落入城镇化“拉美陷阱”,成为检验走统筹城乡发展还是走城市自身孤军奋进发展道路的“指示器”。要想跨越“拉美陷阱”,就必须坚持统筹城乡发展。
迄今为止,我国在城镇化进程中比较好地兼顾了城市内部和城乡之间的发展,并没有落入“拉美陷阱”,这是颇受世人称道的。然而必须看到,目前也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现象和问题:一是有些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发展贪大求洋之风颇盛,急于圈土地、造草坪、修广场、拓宽道路、别出心裁地建造标志性建筑,凸显发展“政绩”。甚至发生违法强占农民土地、强拆居民住房的事情,失地、失房者得不到应有的补偿和安置而使矛盾激化。二是进城农民工参与城市建设,却不能分享建设成果,形成游离于城市生活圈之外的“边缘人”,在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方面被“另眼相待”,形成新的城市二元社会结构。三是以进城农民工为主体的城中村、城郊村已具备相当规模,给城市管理和城市健康发展带来新的挑战。凡此种种,都说明当前我国城镇化落入“拉美陷阱”风险在增加,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并寻求破解之法。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