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反思中国城市化进程

反思中国城市化进程

时间: 2012-11-10 作者: admin03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2 阅读:4,077

未来中国将进入后土地经济时代,传统的由政府强制推进的粗放“土地城市化”战略必须得到调整和纠正,如果政府在城市化道路上的激进情绪得不到有效控制,很可能会给全社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中国三十年的城市化进程,始终没有走出试点的陈旧模式,从沿海到内地,从一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从城市经营到城市建设,从城市定位到产业选择,基本都在是跟风、山寨和模仿。这种跟风就是,不结合本地的实际,不辨别好坏,从摩天大楼到高架桥,从新区建设到城中村改造,好的也学,坏的也学,最终迷失了自己,走向了错误的发展道路。
随着土地财政的日益难以为继,我们将要进入后土地经济时代。在后土地经济时代要摒弃一刀切的城市化模式,拒绝一刀切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因地制宜,自然选择最适合本地自然、资源和环境的发展模式。
近日,笔者到山东济宁的南阳古镇考察,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村落、一条条街道被错误的决策摧毁,再建设起不伦不类的新古镇,不免痛心疾首。囿于眼界和学识,当地官员想当然地仿照常规的城市化模式,拆毁老旧的村庄,荡平庭院式的房屋,把农民集中在一起洗脚上楼。在他们看来,农民变市民,乡村变城市,就是城市化,就是从落后走向现代。因此,他们大片拆除村庄、老旧宅子,希望为开发商和投资商扫除发展的障碍,然而,开发商投资商并没有如政府所愿前来投资建设,运河两岸只留下大片被拆除的房屋废墟,犹如刚刚经历过战火摧毁,村民也失去了世代居住的院落宅子,被强迫住进了千楼一面的“农民新村”。这样的农民新村在神州大地上随处可见,千篇一律,毫无生命力,与当地居民原有的生活方式毫无关系。
看到此情此景,心中不免叹息,不断地追问和思考:在中国,什么才是好的城市化模式?
南阳古镇是典型的封闭式内生经济,四面环水,京杭大运河穿城而过。明清水运兴盛之时,南阳也曾是繁华的商埠。“渔船、酒船、商船,往来相接,群聚檐樯林立如街市”。北来运大豆、羊皮、煤炭的船只,南来载糖、纸、竹器、丝绸、煤油的船只,都在这里停泊,一时号称“小苏州”。在繁盛时,南阳镇曾有皇宫所、皇粮殿、二爷庙、火神庙、魁星楼、文公祠、禹庙、杨家牌坊、不沾地旗杆等30多处名胜古迹。清政府曾在此设守备及管河主簿,乾隆下江南时,也曾在镇上大户人家居住,现在仍保留其驻足的宅子。
随着水运的没落,南阳镇的衰败也不可避免,但是仍然保留着水乡的特色。80多个村庄星星点点的散落在15万亩湖面上,或以莲荷相接,或以苇田相连,或以明水相通,出镇下村,走亲访友,都依靠船只出行,船只是如同小汽车一般重要的交通工具和生活器具。几乎每个南阳镇的居民,都熟悉水性、精于划船捕捞。除了常规的生活用品之外,小镇上交易最多的东西便是鱼虾、螃蟹、莲子、莲藕之类的水产,老实本分的居民,便是依托湖里出产的东西为生,稍有野心的居民,便购置大货船,来往于京杭大运河,运些砂石或特产谋生。
南阳城市化的步伐仍在按部就班地继续,人口在增多,城镇的面积在扩大。如今镇上有居民15000余人,面积3.5平方公里。这里的人们,无论是生活方式,还是谋生的依靠,都离不开这片水域,如果不是镇政府要自以为是地发展旅游,南阳镇的人们仍然可以惬意地以水为生,而现在,他们不得不居住在格子间一样的农民新村中,失去可以晾晒鱼虾的院落,失去制作渔网渔船的场地,失去前店后坊的小商业业态……过着一种与原有的生活方式迥异的城市生活。实际上,从经济发展程度、到心理的适应过程,再到生活方式的转变,对当地居民而言都太过突然。
可悲的是,南阳不过是中国城市化的一个缩影。中国正在以发展的名义,大肆地摧毁着城市和乡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化进程一直保持高速发展。从1949年初的10.6%,到1978年的18.9%,及至2011年的51.27%,我国城市化率几乎以每年一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城市总数增加至655个,我们用30年时间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上百年的城市化历程,这些光鲜的城市化数字背后却是众多城市和乡村的悲鸣。
一些城市甚至在不断经历拆了建、建了拆的轮回。西安、大同等众多历史名城,在无情地毁掉自己的古代城市遗产很多年后,突然反悔,又再一次毁掉自己积累了几十年的近现代城市遗产和人居社区,重新用现代材料,修建仿古城市,原本尺度宜人的街巷、院落在推土机的轰鸣下支离破碎。
不仅如此,快速的城市化也摧毁了农村的社会生活结构、邻里关系和就业基础。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数量持续增长,六成以上农村成空心村……经济发展的成就似乎正在不断被“大干快上”的城市化引发的恶果所抵消。
由政府主导、以拆迁改造为标志的快速城市化完全搅乱了市场发展的节奏,使得城市处于一个无序的发展状态中,整个社会阶层处于一种动荡不稳定的状态中。实际上,城市化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个政府乃至个人就能主观决定的,城市化是一个社会经济演进的过程,而不是像大多数经济学家想象的那样,是一个可以追求、可以被塑造的结果。
从城市化的演进过程来看,一定要伴随着人口、产业、资源,知识的集中和变迁,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缺一不可。类似于南阳的强制城市化过程,不过是对原有的经济生态、社会生态和环境生态的破坏和摧毁,这样的行为只能带来城市经济的倒退。
讨论至此,答案似乎很明了,自然而然本土化的城市化模式,才是好的城市化模式!未来中国将进入后土地经济时代,传统的由政府强制推进的粗放“土地城市化”战略必须得到调整和纠正,如果政府在城市化道路上的激进情绪得不到有效控制,很可能会给全社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s:
2 条评论
  1. sunnyli 2012-11-18 14:15 回复

    话说现今的新农村或是社区规划是不是也是一种悲哀呢?如今所谓的规划师是不是也是中国的悲哀呢?

  2. xxssing 2012-11-12 14:02 回复

    非常赞同,同时也为南阳古镇的消失致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