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规划实务 » 华生:从收入分配和土地与城市化改革寻找未来中国的蓝海战略

华生:从收入分配和土地与城市化改革寻找未来中国的蓝海战略

时间: 2012-10-15 作者: admin07 分类: 新闻资讯,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3,485

解决收入分配两极化要从税制入手
财税改革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财政这一块,说实话我认为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不是我们研究的重点。在现代国家当中,财政收入大多是中央占大头,地方占小头,中央向地方再做转移支付。我个人觉得,这个问题由中央跟地方自己去操心就够了,用不着学者去操心。财政体制这一块的核心,也是很多人关注到的,就是财政预算的公开和透明,这一点大家比较一致。在中国,财政预算的透明问题,好说不好做,这里研究的空间不大。财政透明下面涉及更难的利益调整,就是税收制度了。这是经济研究的主要对象。现在西方出现的基本问题是大家都愿意做好事搞福利花钱,但是都不愿意去收税、拿钱,长此以往造成财政收支入不敷出,财政赤字堆积如山。当前欧债危机、美国财政悬崖本质都是这个问题。
我们的税收制度还很原始,是以间接税为主体,普通劳动大众、工薪阶层是纳税主体,个人所得税微乎其微,这就是我们的现实。而且即使现代欧美那样的发达市场经济和法治社会,贫富差距在初次分配以后,基尼系数仍然在0 .5左右,通过再分配基尼系数才降下来。欧洲国家是降20个百分点,美国自由化一些,是降10个百分点,香港是世界第一自由港,既没有农民,又沾着内地的光,才只降了5个百分点,所以香港现在反对贫富差距扩大的呼声就很高。
我想我们要解决收入分配问题,首先是税收制度改革,改造我们相当原始的税收制度,那么我们愿不愿意干?我感到我们讲收入分配的很多人都避而不谈。在这个问题上利益集团恐怕不在少数,但是无论你怎么回避,这都是躲不开的。第二个是隐性收入问题,隐性收入这一块是巨大的隐患。如果真正治理了隐性收入,许多名酒的价格就会跌去2/3了。
当然,收入分配有很多其他方面的问题,但核心是这两个问题,即税收制度和隐性收入。这两个问题不碰,我可以肯定地说,中国的贫富差距、两极分化还会进一步恶化,就像过去这十多年来的情况一样。

城市化首要是人的城市化
第二个问题是城市化和土地制度,国际上都说中国的城市化是21世纪世界上的两件大事之一。按照东亚国家的先例,中国在今后二三十年,除了现在已经进城的2亿农民工及其2亿家属要在城市里面安顿下来,另外还有三四亿人要从农村进入城市。人往高处走,这不是任何人能希望或不希望的,他们往什么地方去自己已经选择了,不用我们帮他选择,他们已经到了长三角、珠三角、渤海湾。他们的工作也不要我们找,他们早已自己找了而且工作了好多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制度歧视造成了进城工作但是不能安顿下来的格局。这个情况显然不能持续下去。不仅是所谓人文关怀,不仅是讲基本权利,要知道我们有几千万的留守儿童在乡村里面没有人照应,有被淹死的,有得不到教育的,即使是跟随父母进城,他们的生存条件基本上都达不到一般城里人所谓稍微体面一点的标准。这不仅是我们欠了许久的巨大债务,现在也越来越成为整个经济社会进一步前进的主要障碍。
农民进城是一个综合问题,涉及到土地制度、户籍制度全面调整,而且牵一发而动全身。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确实要考虑到我们国家的历史特点,考虑到我们的转变必须是分步的,同时要看到其他国家的经验,特别是跟我们情况相近的,人口资源条件相类似的赶超国家所走过的道路,关键是要真正把这件事放在首要的议事日程上来。
我个人认为,目前首先需要重新审视过去的城市化道路。这个地方我特别想说的,一个是土地补偿问题,现在一般都强调要增加农民的补偿收入。其实这个问题和市场化是一样的,我们的市场化一方面是市场化发展的不足,另外是在一些领域市场化过度,过度市场化和市场化不足是相互补充的,我们受两方面之害。农民补偿问题上同样是这样,一方面是城中村和城郊农民一夜暴富;另一方面是大工程路过的那些乡村以及远郊开发区的农民,对他们的补偿严重不足。城市化解决的核心问题首先要认清谁是城市化主体,城市化主体就是这两亿多农民工以及另外两亿被迫分离的那些家属。许多人讨论土地但最大的问题是所有的讨论里没有这个主体。说保护农民的利益讲来讲去都是对城郊农民的让利。土地收益分配的最大不匹配就是这部分从中西部、从非城郊来的农民工和家属,他们是城市化的主力,也是今天工人阶级的主体,但是他们从城市化当中没有得到应有的收益。土地制度改革不是简单地把钱归城郊农民。孙中山100年前还讲平均地权,地价归公。他讲的公是公共的公,现在的问题是社会对代表公共的政府非常地不信任。
今天解决这个“公”的问题就是直接归农民工的“工”。我们的制度设计要做出调整,把现在地方政府拿来盖大楼、盖办公室,搞大马路、搞大广场的那些钱,开发商靠拿地捂地赚的那些钱,包括城中村和城郊村农民不当获得的那些高额的补偿金,统统拿出来归“工”,归农民工及其家属。整个制度设计要按照这个路径去考虑,才能真正降低城市化的成本。这不是在农村里面几个村并一个村盖上楼,搞新村,让农民上楼,再过几年随着大部分农民来到城市,这种新村还要被拆掉,那是城市化的巨大浪费。我们都知道人往高处走,这是他们的权利,不是我们能够阻挡的。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