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杂谈:以汽车为中心的城市规划该休矣

杂谈:以汽车为中心的城市规划该休矣

时间: 2012-09-15 作者: admin01 分类: 新闻资讯 评论: 0 阅读:6,089

为车而进行的城市规划
有研究表明,如今已有超过半数的中国人生活在城镇之中,而这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在迅猛的城市化过程中,中国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规模也在高速扩张。例如,过去五年间中国兴建的高速公路里程达到了两万英里,这比美国洲际公路建设的速度高出4倍。然而,美国城市规划专家康粟普(Peter Calthorpe)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上撰文指出,如果中国不及时调整城市发展策略,可能会重蹈美国在这个问题上覆辙,甚至要比美国支付更加昂贵的代价。
康粟普认为,中国城市选择何种策略进行发展,不仅关系着这些城市长期的发展力、宜居度及能源利用效率,也与整个地球的健康息息相关。然而不幸的是,目前许多中国城市的发展思路都未能脱离西方传统模式,将汽车而不是居民置于发展规划的核心。随着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如果保持现有的城市发展模式不变,为了保障这些汽车在2025年还要顺畅运行,中国可能需要铺设50亿平方米的道路;在康粟普看来,这足以使中国人在富起来之前失去好身材与幸福感。
康粟普指出,许多中国城市目前的发展思路,与美国城市在上个时期五六十年代所采取的发展策略如出一辙。当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美国中产阶级为了追求更大更好的住宅而搬向郊区,同时也有更多的家庭拥有了汽车。这样,为了应对不断增长的汽车数量,越来越多的城市土地被转化为了高架桥、环线和停车场;而在这个过程中,像著名城市社会学家雅各布(Jane Jacobs)所说的那样:“汽车超过电视和毒品,成为了美国传统社区的头号杀手。”由于中国拥有比美国更加庞大的人口,许多中国城市的人口密度也远高于美国城市,因此,康粟普断言:一旦中国城市出现和美国类似的问题,其严重程度定会高上许多。
事实上,在康粟普看来,落后的城市发展策略已经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在1986年到2010年间,北京的机动车数量翻了六番,而居民使用自行车出行的比率却从60%下降到了17%。而与这一过程相伴生的恶果,除了空气污染,还有高涨的交通事故数字。康粟普指出,根据官方媒体报道,中国每天大约有300人死于交通事故,而交通事故已经成为45岁以下公民的最主要死因。
康粟普认为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在于落后的城市发展思路。他进一步指出,在大部分美国规划者都已经意识到城市离不开公共交通、步行可达的居民区、街边零售店、食品商铺、酒吧茶馆和自行车便道的今天,他们的许多中国同行却仍然笃信柯布西耶将城市视为机器的乌托邦式观点。在一些追求效率的中国城市规划者看来,理想的城市应当被放置在由宽阔而生硬的道路所组成的网格之中,每个网格中的街区往往只有单一功能,而军营般的居住区则往往远离工作地点和购物中心。康粟普批评道,这种规划思路的核心是让汽车更快运转,却没有充分考虑人的需求。
然而,满足人的需求,是城市规划者不容忽视的问题。根据麦肯锡公司的报告,到2025年,中国将有多达221个拥有百万以上人口的城市,总共将有64%的人生活在城市当中。康粟普援引多个权威机构的数据表明,如果中国城市依然按照现在的方式进行规划,到2030年,中国的机动车数量将高达6亿;而为了驱动越来越多的机动车,到2035年,中国将被迫把65%的能源被用于交通。由此带来的污染和事故,想必非常可观;但更糟糕的问题却在于,以汽车为中心的城市规划,可能会迫使传统社区让位于新的道路和住宅楼,邻里之间可能不再有机会进行密切交往,有车的人堵在路上,没车的人则挤在开往工作地点的公共汽车里面。
通过自身的实践与经历,康粟普发现,有不少中国官员已经意识到了西方传统规划思维的局限性,并且正在积极寻求改进。不过,他也警告,如果中国规划者希望城市能在他们的设计下能变得繁荣、宜居并且环境友好,那么就应该迅速采取行动——在事情变得更糟糕以至于无法挽回之前,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康粟普认为,把缩短通勤距离、促进公共交通、让人们更多采用走路和骑车等方式出行作为国家崛起的当务之急,可能听起来有些奇怪;但如果不这么做,在未来,中国城市可能就将难以驱动不断发展的中国经济。
参考 | Calthorpe, Peter. “Weapons of Mass Urban Destruction.” Foreign Policy SEPT/OCT 2012.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