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中国发展的短视病,城市不能承受之重

中国发展的短视病,城市不能承受之重

时间: 2012-06-18 作者: admin01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1 阅读:5,041

建筑拆迁
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曾在第六届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上说,中国每年新建建筑量为世界之最,达20亿平方米,消耗全世界40%的水泥和钢材。但这些建筑的寿命只能持续25-30年,致使中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40%。“据对砖混结构、全现浇结构和框架结构等建筑的施工材料损耗的粗略统计,在每万平米建筑的施工过程中,仅建筑垃圾就会产生500-600吨;而每万平方米拆除的旧建筑,将产生7000-12000吨建筑垃圾。而中国每年拆毁的老建筑占建筑总量的40%。”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建筑节能与科技司司长陈宜明则称政府的盲目拆迁和房屋质量一直是建筑业面临的一个难题。
如今看国内新闻,新建的大楼突然倒塌、二十几年寿命的高层建筑被爆破拆除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这其中有规划、技术、施工、监管等等问题,可谓千头万绪。但是,最根本的还是权利问题。我多年来一直警告:中国的普通居民缺乏必要的居住权利,自己的房子可以随意被拆迁,在加上一群主流经济学家给开发商当啦啦队、叫嚷对这些拆迁户不应按市场价值补偿,结果降低了城市化的发展成本,城建之速已经到了飙车的状态。要维持这么高速度的发展,中国的管理、技术、和施工经验又很有限,不粗制滥造才怪呢。
比起中国来,美国是个年轻的国家,但建筑则老得多。比如波士顿,十九世纪的房子遍地都是,三十年内的新房很难找。找新房要到郊外。我从纽黑文住到波士顿,十几年住的前三套房全是百年老房,最近才搬进一栋1970年的房子,在离城四十多公里的远郊。这里有时砍棵树也要扯半天皮,更不用说拆房子了。我所在的萨福克大学地处市中心,设计个学生宿舍也要层层审批。不仅是城市规划部门要管,邻居的意见也必须听。在郊外小镇,自家楼上加一层,没想到挡住了邻居的视线,闹不好就被告上法庭。任何发展,都被原住民的各种权利所束缚住。这样的扯皮,在短期看来是很没有效率。但从长期看,则每一个新发展都必须在考虑了各方利益之后才成为可能。这就使发展变得比较周全、平衡、健康。
中国这种快刀斩乱麻的发展,短期似乎有效率,长期看则可能带来种种城市病。比如,拆迁过于随意、成本过低,使太多的原住民被驱赶到远郊。这自然给城市交通带来巨大压力。修路侵占了住房用地,反过头来又刺激房价飙升。如今令我最担心的,还是中国大城市的抗灾能力。最近海地和智利地震,海地死了二十多万,智利才两百多。建筑质量之不同是决定性因素。中国的汶川地震,伤亡惨重。特别是学校的垃圾建筑使那么多孩子死于非命,已经震惊了世界。我生长在北京。唐山地震时在抗震棚里生活了一年。那时的恐怖至今记忆犹新。当时北京最高的住宅一般就五六层,而且布局比现在稀松得多,城里主要还是平房,三环以内农地到处都是。如今则四环之内都成了高楼大厦的森林。真要是遇到类似唐山地震那样的灾难,高楼大厦摇摇欲坠不说,人口往哪里疏散?
城市的区域规划体系,居民的权利体系,是城市发展的生命。当居民有了权利时,他们对于新建筑可能带来的各种隐患就关心得无微不至,比政府周到多了。而且他们也会寻求或建立制度渠道发出自己的声音,阻止破坏城市生态的发展。如今中国经济如此突飞猛进,其中出现的各种问题,靠政府是看不过来的。必须还权于民,城市才能根据人的需要而不是政绩的需要来发展。
来源 | 反智的书生 薛涌著作博客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1 条评论
  1. 匿名 2012-06-18 16:18 回复

    说的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