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冯原谈现代建筑地域特色

冯原谈现代建筑地域特色

时间: 2012-05-11 作者: admin01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1 阅读:6,574

安东尼·高第的建筑受设计英才网专访,冯原(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艺术设计学系主任;广州市规划局环境艺术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建筑历史与城市学理论研究的建筑学博士。)就现代建筑地域特色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近年来,国内不少城市都提出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口号,于是,一座座现代化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鳞次栉比,而与此相对应的是,现代城市建筑越来越趋同,呈现出“千城一面”的现状。这种城市建筑发展的趋同化为不少建筑师、建筑专家所诟病。
现代城市建筑的趋同化发展自有其历史原因,并且是符合经济原则的。因为在每一种特定的社会经济水平的社会中,哪一种城市空间形态能带来更大的政治和经济效率,它就能被传播和复制,并逐步成为特定社会和时代中的主流形态。“比如说,古代中国社会中的城镇与建筑的类型都很相像,所谓的‘左祖右社、前朝后市’,规制很刻板,城市都有城墙和城门,中心都是衙门或庙宇等。这种城市与建筑的做法是最早的‘模块化’方法,便于组合和复制,能很好地适应那个时期的社会组织和生产方式的要求。”还有上世纪初期广州大规模地兴建骑楼商业街,也是符合那个年代经济发展需求的“趋同建筑”。“以现在的眼光来看,骑楼建筑就是很相像的、很没有个性的建筑,它甚至连建筑设计都谈不上,常常是一条街这样连片建成的,问题在于不是因为骑楼建筑有什么过人之处或特别好看等,而是因为骑楼街能带来更好的效率,在以商贸为主要目标的城市中,骑楼街能最经济实用地处理人流和物流,减少买方和卖方的交易成本,所以,肯定是因为效益,骑楼构成了二十世纪广州的基本面貌。”
现代中国的城市与建筑生产就是以现代主义来满足那个“经济原则”,因为现代主义建筑本身的价值目标就是“形式追随功能”,就是要追求简单高效和易于复制,这种追求创造了中国城市的基本面貌,千城一面那是难免的。“对当代中国城市和建筑而言,最重要的问题在于我们如何理解创新二字,如果简单地批评千城一面这种现象,是否要求大部分普通建筑或商业建筑也要去追求‘独特性’,这就违背了经济原则。”事实上,他认为无论人们如何要求,城市依然会顺应那条“经济原则”,也就是说城市走向雷同或相像的形态是正常的现象。而要追求独特性,也只能是通过个别的地标性建筑,去满足人们的审美需求。
建筑创新与地域特色一样被提了很多年,甚至有不少建筑师、建筑专家会将创新与地域特色之间画上等号。“如果一说到地域特色就往回看,或是往传统上去寻找所谓的特色和独特性,历史证明都是失败的。传统和历史不是创新的来源,而是应该尊重的条件,保护传统和追求创新并不矛盾”。比如,在不少人眼中,木棉、五羊、骑楼都代表着广州的地域特色,但如果建筑也要从这些地方寻找符号来呈现所谓地域特色,其结果只能是失败的。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1 条评论
  1. 的确作为建筑人,没有想到自己本土文化,而让完全不了解本地文化的人,做出的设计,成不了一个地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