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李晓江发言实录:政府责任到了无所不能无所不做的地步

李晓江发言实录:政府责任到了无所不能无所不做的地步

时间: 2012-03-11 作者: admin01 分类: 新闻资讯 评论: 0 阅读:5,940

李晓江由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开发银行、深圳市人民政府和凤凰卫视共同主办的“国际城市创新发展大会”于2012年2月23-24日在中国深圳举行。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晓江称,中国政府应该讲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政府,这一点我想每一个中国公民,都能体会到,但是这种责任政府的使命感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有点越走越极端了,到了无所不能,到了无所不做,那么反过来似乎不是政府做的事情,政府都做了。
以下是发言实录:
【李晓江】谢谢主持人。很荣幸在这个讲台上跟大家交流。今天我跟大家讨论的话题是多样性和非正规。
因为我们在讨论城市的质量和生活品质,实际上生活品质对于每一个人来讲他心目当中追求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于一个中产阶级来讲可能是500平米的花园,但是对于一个城市的新移民,一个打工仔来讲,可能是一个安全的住房,一个有卫生间的,哪怕是公用卫生间的一个居所,或者让自己的孩子能够在正规的学校里上学。所以在讨论城市质量和品质的时候,我想我们一定要认真地想一想中国的30年改革开放,30年的城市化当中,我们到底还有哪些,还有做得更好的事情?
两个月以前我访问了UBC,非常高兴跟潘妮教授(音)我们有了非常好的交流,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我们达成了两个合作协议。第一个协议是我们参加她的一个课题,她已经完成了北美欧洲生活品质的研究,刚好和我们的课题是一致的;第二个协议,我们在考察温哥华的过程当中,我们向潘妮(音)教授提出,能不能帮我们开展土地混合使用。因为温哥华的土地混合使用非常成功。
就在两个星期以前,UBC给了我们非常好的一个安排,我们马上要派出我们的研究人员去UBC来开展这样的一个研究。
对质量问题的关心、对品质问题的关心,为什么我们要牵扯到多样性和非正规?我们在回想30年的城镇化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的量是怎么完成的,是通过什么方式完成的。
我记得两年以前也是在深圳,我们中国城市规划学院的国外学术委员会在王鹏(音)局长的主持下我们在深圳举办了2010年的年会,做了一个报告,报告就是4亿中国人往哪儿放?也就是在未来20年,因为这次年会我们是回顾前30年,展望后30年,深圳刚好提出这个命题。再展望30年,我们还有4亿人口要进入城市,这4亿人口怎么放?非特尼(音)教授做了很好的报告。
我们发现前30年我们很成功,所有外界都是这么评价,我们自己也是这么评价的。但是在这种评价下面,我们发现其实我们冷静的看问题越来越多了,这个问题可能和中国的文化基因跟中国的文化传统有关。我个人认为我们从事城市规划,我经常看到中国文化传统当中有两个非常强烈的东西对我们城市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第一个是责任政府。中国政府应该讲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政府,这一点我想每一个中国公民,或者每一个中国,特别是规划的职业工作者都能体会到,但是这种责任政府的使命感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有点越走越极端了,到了无所不能,到了无所不做,那么反过来似乎不是政府做的事情,政府都做了。
第二,中国传统当中,求新、求大、求秩序。经常人们说西方文化崇尚自由,东方文化崇尚秩序,我基本同意这个判断。但是我们在把握这种秩序和“新”和“大”的时候,我们要看到另外一种危险,就是这个城市过度的拆建。甚至我们从事历史研究的学者,到了一个城市,对这个城市做出两句话的评价的时候,我们能听出他的褒贬来,我说的是研究历史的学者。
那么对于大多数研究历史的学者来讲,他的价值观应该是这个城市保持历史不变。但是他到了一个城市,他如果说:“这个城市变化真大!”,往往是一种表扬;他说“这个城市没什么变化”,往往隐含着批评。我想这个真的是中国对城市文化,对人居环境的一种内在的求变的一种传统,但是这种求变有的时候往往和文化的破坏,和不必要的重复建设相挂钩的。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