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洋公司”围猎中国历史街区,舆论围剿“洋公司”

“洋公司”围猎中国历史街区,舆论围剿“洋公司”

时间: 2012-01-13 作者: admin01 分类: 新闻资讯 评论: 0 阅读:5,861

前门大街的改造
1月3日,元旦假期尚未结束,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尹稚的微博里的激烈发言已悉数删除。尹稚表示,一天前的“大义举报”不过是“在信息高速公路上酒驾”。
此前一天,他以罕见措辞,动员全国建筑规划界把“波士顿国际设计集团”(下称“波士顿设计”)轰出中国。他的“酒驾”,让在中国历史街区改建设计界炙手可热的“波士顿设计”,为舆论所关注。
在过去6年时间里,这家自称总部位于美国波士顿的“洋公司”不断介入北京、宁波、重庆等多个城市的历史城区改造。而他们的改造方案,则无一例外地被文保界人士痛批。“他们是在大规模毁灭老建筑,把历史城区做成逐金之地”,民间文保人士华新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并不存在的“波士顿设计”
这家公司挂于官网的美国总部地址也并不存在。
对于波士顿设计总裁朱儁夫来说,他本可以安享新年假期。2011年12月29日,波士顿设计还举行了公司年会,在这场主题为“传承文化,保护历史,精心规划,注重细节”的年会上,引人注目的是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邓卫的列席。
平静最先被来自大洋彼岸的一纸声明所打破。
2011年12月30日,美国规划协会在官网上称“某美国规划设计公司”,并无美国规划师资质,“仅是中国留学建筑学生在美注册的建筑设计公司”。措辞审慎的美国人并没有在此点名。
美国规划协会国际部官员方元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1年11月中旬,该协会高层来华出差,登上北京的鼓楼后发现,大规模拆迁已让周边地区面目全非。之后数日,北京一媒体将矛头直指波士顿设计,并进而质疑美国规划行业,“出于对本国规划行业形象的考虑,我们开始介入”。
更严重的指控则来自“剽窃”,波士顿设计在自己网站上所挂出的唯一一个在美项目——波士顿空权项目被证实为其他公司所为。真正的项目负责人大卫•迪克逊与方元相熟,“一个电话便弄清楚了”。
据方元转述,在声明发出后的数日,朱曾经给大卫•迪克逊留言,“首先致歉,然后表示当年那张效果图确实系他所画”。
更为蹊跷的是,这家公司挂于官网的美国总部地址也并不存在。南方周末记者请波士顿当地人士沿途寻找“波士顿剑桥市考克德大街1000号”。在剑桥市,这条并不宽敞的大街到了599号就到头了。而继续向前行驶到邻近的贝尔蒙特市,并没有1000号这个门牌。根据地图显示,所谓的1000号是一块被命名为“岩石草甸自然保护区域”的绿地,而绿地对面,则是稀疏分布的私人民居。
进入该公司位于上海浦东福山路的上海总部,前台背景便是那幅被指责为“剽窃”的“波士顿空权项目效果图”,字体颇大的“波士顿国际设计集团”下方,还有另外两家并不引人注目的公司名称:“上海霍波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和“上海波城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根据工商注册资料,这两家公司分别注册于2004年和2005年,法定代表人均为朱儁夫。
与朱有过业务往来的多位人士表示,落款于国内诸多合同的便是这两家公司,而对外开展业务则以“波士顿国际设计集团”的名义。

围猎历史街区
波士顿设计甚至连历史街区限高的相关文保法规都不知道。
在一位规划界权威学者看来,借用洋名的设计公司在中国建筑规划行业并不少见。“往往是几个海归在国外注册一个公司,但业务几乎全部在国内展开,招投标时再拉几个外国人撑场面”。
据美国规划协会国际部官员方元介绍,在加入WTO之初,美国商务部曾与当时的中国建设部就开放中国规划设计和工程等行业市场磋商,希望能够让美国注册规划师在中国自由工作。“而美国规划协会也是会谈的主要成员。”
碍于种种原因,建设部仍然要求国外规划公司在中国必须有一定数量的、有中国资质的注册规划师方能经营。于是,高门槛,最终让多数美国规划机构对中国市场“望而却步”。
“资质问题成为拦住美国优秀规划公司的拦路虎,但却是波士顿这种公司的保护伞,”一位在华工作的美国建筑规划机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样最终伤害的是中国规划行业和中国的城市。”
位于市中心区的宁波月湖郁家巷成为朱儁夫最先试水的历史街区改造,而这个项目也成为朱践行“有机更新理论”的唯一已成形作品。2005年底,在经过东南大学、浙江园林设计院等设计单位的数轮设计,“方案仍然停留在原址保护阶段”,于是,朱开始介入,整个街区的名字也被改为“月湖盛院”。
5年过去了,这片曾经满载宁波城市记忆的街区,已无人居住。“彻底变成了高端消费场所”。
宁波规划界一位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历史风貌已经不再。原本“曲径通幽”的街巷,为了商业开发的需要,被拓宽到8米之宽,原有的街巷格局被改变。甚至连名字也变了。
这就意味着,在具备行政执法效力的《宁波总体规划》中,关于历史街区“不得改变历史街区内已有的道路骨架和街巷格局,不得破坏历史街区内沿街建筑和环境风貌”的原则被逐一突破。
让这位人士最为不满的是,为了兴建地下停车场,地上的市级文保建筑——盛世花庭也被拆毁。待停车场修建完毕后,一幢全新的建筑被重新竖立起来,又挂上了市级文保单位的牌子。在历经多位租用商户更迭后,现在有一个拗口的名字:书房式会所。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