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市案例, 规划实务 » 微博讨论:业内人士质疑北京玉河改造项目

微博讨论:业内人士质疑北京玉河改造项目

时间: 2011-12-19 作者: admin01 分类: 城市案例,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5,481


北京玉河改造项目近日,规划行业圈内围绕怎样处理保护与开发的矛盾、如何处理其中政企民三者的利益关系、如何能让百姓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项目中真正受益等焦点话题进行了广泛的讨论,感性的表达与理性的探讨兼容。现以北京玉河改造项目为例(发起人:@alpha朱虹主持人:@Devil_angel96),采撷了来自微博平台上各位业内朋友的声音(疏漏之处见谅),希望能够引起更多的关注和思考。
一、背景资料解读
【背景资料】之一
《北京市“十一五”时期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二零零七年五月。
其中,涉及到“玉河作为历史文化保护区内六片试点之一”的内容:
各区根据城市建设的情况,在历史文化保护区选择典型四合院,进行“小规模渐进式有机更新”的试点工作,取得经验后向整条胡同扩展,再向多条胡同扩大。结合什刹海、国子监景区的整治首先进行历史文化保护区的整治工作。以《北京旧城25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保护规划》为基础继续旧城试点片(大栅栏煤市街、鲜鱼口前门东侧路、白塔寺、玉河、烟袋斜街、三眼井)的保护与更新工作,探索科学的房屋质量评定与修缮标准,并通过试点确定可以参照的基本原则。
其中,涉及到“历史河湖水系的恢复和控制”的内容:
重点恢复的历史河湖水系为玉河北段(万宁桥–北河沿大街)。依据玉河原上口宽15m,规划新挖玉河上口宽8m,两岸绿化隔离带宽度均为8m,规划新挖河道1067m,新建橡胶坝1座,可新辟水面面积约1.6公顷。
由于现状前三门大街南侧已建有大量的公共建筑和居住建筑,考虑到原貌恢复前三门护城河工程对市政管线及交通路网造成的重大影响,河道的恢复工作主要以提出控制地带,将河道影响范围内的用地控制起来为主旨。
【背景资料】之二
历经沧桑的御河,北京水利史研究会,《北京规划建设》2007年第2期
御河原是元代开凿的通惠河位于“宫城”东侧的一段河道。城内积水潭是通惠河漕运终点码头。白浮泉水从积水潭向东南经澄清闸、万宁桥(地安桥,俗称后门桥)、东不压桥、北河沿、南河沿出皇城,过北御河桥(今贵宾楼西),沿台基厂二条、船板胡同、泡子河入通惠河。元末明初白浮瓮山河断流,通惠河只剩下玉泉山诸泉、西湖(昆明湖)为水源后,城内不能通航。到明代永乐、宣德年间,扩南城皇城后,将通惠河圈入城内。据《明清北京城图》所绘:从什刹海来的水,经东不压桥流入皇城,向南出皇城后,不向东南流,而直向南经今正义路过中御河桥、南御河桥入南濠(前三门护城河),即明代御河,又名玉河,全长4.8公里。它是积水潭、什刹海排水的尾闾,进德胜门水关之水,可由御河排泄,是城区中部、北部的排水主干渠,最受重视,直至清代。
御河起自什刹(前)海澄清闸,是积水潭下游出口控制闸。据《水部备考》:“澄清闸在鼓楼南,海子东岸,万宁桥西,至元二十九年建,名海子闸”。这是一座经历元、明、清各代一直起重要作用的水闸。元时大批船只都从这里经过,是积水潭水陆码头的咽喉要津。《日下旧闻考》记杨载诗“金沟河上始通流,海子桥边系客舟。此去江南春水涨,拍天波浪泛轻鸥。”当时这里也是送客的地方。不仅如此,它还有灌溉作用。据《金史》记载,早在金代这里已有闸,用以灌溉附近稻田,这大概是澄清闸前身。明清时期,这里成了游览之地。
御河上万宁桥是北京城内最早的(建于元代)石桥。老北京人常说:“北京在后门桥(万宁桥)底下”。人云亦云,可是谁也说不出是怎么一回事。1950年,清挖什刹海,疏通御河时,在后门桥底下淤泥中,挖出一根四方的清石桩子。长一丈,宽七八寸,在石桩子一面上刻有一只三寸多长的老鼠,下边刻有“北京”两个字,楷体直书,每个字约有五寸大。这大概是明永乐年间修建北京城时,在此处立的子午线石桩(十二个地支,子的属相是鼠)。工程完工被扔在桥下,日久年深,石桩沉入河泥之中。据说,午线的石桩在“天桥”底下,桥早已拆除,无遗迹可寻。
御河往南流就是东不压桥。这座桥原称东步量(梁)桥,位于今地安门东大街东吉祥胡同北口和东不压桥胡同南口,原为单孔(6.85米)石拱桥,始建于元代,桥长28.8米,宽7.95米,石桥面,石砌桥台,现桥已无存(1965年拆除)。桥北胡同即以此桥得名,桥北、桥南这两条胡同,都是原御河的河道。为何东步量桥改为东不压桥?这是相对它西边的西压桥来说的,西压桥位于北海后门与什刹前海之间,原称西步量(梁)桥,始建于元代,为单孔(5.2米)石拱桥,桥长18.4米,宽28.25米,石砌桥面桥台(1970年拆除),因明朝扩建皇城时,皇城北墙压在了西步量桥上,所以叫西压桥。而皇城到东步量桥其实也压在桥上,后来因为皇城逐渐被拆除,此桥这段先被拆除的,所以传成了东不压桥了。俗说“西压东不压。”
御河上也曾建有一座亭桥,亭桥是桥与建筑的组合,造型别致,备受世人喜爱,史书上称之为“骑河楼桥”,即今骑河楼胡同的位置。
御河不是很宽,水流也不是很急,但还是在北河沿中段西岸冲出一片沙滩,因而有了“沙滩后街、沙滩巷”等地名。在沙滩东南,有“银闸胡同”,这里曾是元朝御水河故道,为了调节因地势形成的水势落差,在河上设有多处水闸。据《燕京访古录》载,这里地下埋有银制水闸一座,梁长4尺8寸,宽5寸,厚3寸,柱高3尺,并镌有“银闸”二字和“大元元统癸酉秋奉旨铸银闸一座”十四个小字。
御河两岸还是过去北京人夏季乘凉的好地方,每到夏季炎热时,很多人都喜欢到御河边来消暑纳凉。现在南河沿迤西的磁器库、缎库、灯笼库等胡同,是过去漕运为了储存方便,把这些库建在御河旁。
到了民国年间,由于来水日趋减少,开始自南往北改成暗沟。民国十三年(1924年)自前三门护城河南水关到东长安街改成暗沟。填平植树,河两岸修路,东岸称正义路,西岸称兴国路,后将两路中间地带辟建为街心公园,统称正义路。民国二十年(1931年)由东长安街到望恩桥(东安桥)改成暗沟。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开始全线疏浚。当时不能由什刹海经常向御河放水,常年流淌着污水,环境很差。1953年修建四海下水道,御河在东不压桥被截断,留有直径50厘米倒虹吸管,用作什刹海放水冲刷下游河道。
2000年,为保护与北京城历史沿革密切相关的河湖水系,结合万宁桥(后门桥)保护,恢复了御河起端河道,使历经七百多年风雨侵蚀、班驳古老的万宁桥重放异彩。但万宁桥以东恢复的河道太短,景观效果较差,目前应恢复自万宁桥至平安大街段河道,并重新打通至四海下水道的排洪通道。近期还应恢复御河下游自菖蒲河出口至前三门护城河(正义路)段河道,解决多年来内城河湖水系尾闾菖蒲河平日泄水不能流入通惠河而排入下水道浪费水源的状况。
【背景资料】之三
记者 刘洋 蒋彦鑫,北京玉河千米河道将恢复水穿街巷有望重现,《新京报》2005年11月06日。
玉河将重现京城水系盛况:两岸建筑将以清代风格为主,主要为传统四合院民居穿插寺庙建筑
(1)玉河河道平均宽度为15米
玉河是北京城内一条历史悠久的古河道。元代称通惠河,明代以后改称玉河。在元代是著名的漕运内河,南方来的粮船和各种货船能直抵皇城。但是明代以后,漕运逐渐衰败,玉河就作为一条内河长流在京城,1956年玉河全部改成了暗渠,玉河就此不复存在。
据玉河规划总设计师林楠介绍,玉河有望重现京城水系盛况。此次规划修复玉河河道西起地安门外大街,向东南经平安大街,再向东至北河沿大街全长1000米。河道平均宽度为15米,河道水深在1。8米左右。据沿河保护性建筑的现状位置,以及传统风貌尺度要求,河道两侧及保护带,宽度沿河每侧平均为8米。
(2)两侧规划民宅均为一层
据了解,现在玉河两侧的道路的名称、位置、走向、宽度基本延续了原有历史文脉,主要胡同沿河道路的宽度在2-6米。林楠介绍,由于考虑到玉河两侧交通的需要,新建道路宽度将为4-7米,不会破坏整个建筑风貌。其中,单行道路宽度在4。5米,双行道路宽度为7米,困难处不低于5米。沿河两岸以步行路和小广场为主,沿河建筑外围布置有与周边城市道路相连接的胡同。在玉河上面将新建3座小桥,供机动车通行。此外,为了保护玉河两侧建筑的协调统一,规划中民宅建设均为一层,一些商用地区也不会高于二层。
(3)将重修4处寺庙、18处四合院
玉河两岸的建筑以清代风格为主,主要为传统四合院民居,并穿插着几个寺庙建筑。林楠说,在此次恢复的1000米玉河周边有玉河庵、药王庙、火神庙、华严寺四座寺庙,并且有18处重点保护的民居四合院。在玉河恢复的同时,也将对这四座庙宇和18个重点保护的四合院进行重新的修缮,修缮的原则都是按照原有的建筑风格进行修缮,不会改变其原来的结构,另外在改造区范围内共有214个院落,其中128个有价值的院落也将全部保留。
此外,该范围内共有树木236棵,其中胸径60厘米以上的大树17棵(含4棵挂牌古树),也将全部得到保留。
(4)540户居民要外迁
林楠介绍,玉河恢复的两岸人口密度极大,古代时期每公顷只有200人,而现在每公顷则达到了750人。按照规划的要求,该地区每公顷的人口将在250人左右。为了达到恢复玉河原貌必须将人口密度降低,以改善人居环境。在保证原社区结构相对稳定的前提下,由小规模入手,逐渐将三分之二的人口大约540户外迁,这样院落内建筑密度由90%降至60%,使人们的居住质量和传统风貌的延续可以得以保障。
(5)玉河将引前海水源
据了解,玉河河道恢复将以前海蓄水、补水,起始端以橡胶筑坝,末端设蝶阀控制水位、水量,穿越地安门东大街处采用倒虹吸进口阀调整。玉河初次蓄水一次需水量约2。6万立方米。这样玉河的水就可以和什刹海的水系相连接,在内部形成一个循环的水系,有利于河水的自由流动。此外,在遭受到内涝灾害的时候,玉河还可以当作泄洪渠,帮助城市街道消化一部分城市积水。
【背景资料】之四
北京地下水位每年降低3米,京城缺水引发系列矛盾,地下水位已下降至18米。密云水库在上世纪50年代,每年可补给10多亿立方米水,而在最近的6年,平均也就是1个多亿立方米,有一年甚至只有0。8亿立方米。工人日报天讯在线,@Devil_angel96提供

二、讨论发起
@alpha朱虹:
玉河项目设计单位:波士顿设计集团、北京中天元工程设计有限公司2002立案,2006开始拆迁,2007年3月开工建设,2009年拆迁范围扩大,开始建设两侧的商业地产项目(建筑面积共5。3万平方米,含国际企业总部基地、仿古带电梯独立四合院等)。2011年10月,商业房地产开发项目主体完工。
2007年北京玉河首推文保区上市地块,“记者了解到,在启动玉河风貌恢复工程之初,东城区提出了对风貌建筑“应保尽保”、“搬迁不拆房”的原则,而此次拆迁了大片的庭院而转让大片的土地,是否有悖于当初提出的原则?”据该报道,北区推出四块商业用地,南区六个地块住宅用地。由此要问政府三问:首先,被大片拆掉的原院落是否有原住民,他们下落如何,新的良好环境他们是否能享受到?其次,如果仅是为了恢复玉河原貌,是否有必要拆除如此大面积建筑?再次,如此多的新开发项目目的为何,这只能使老城贵族化,排挤原住民。我不反对恢复古河道,但是在北京搞这个实质是浪费难得的水源。而且恢复河道需要拆除这么多院落吗?从图上看,大片院落并不在河道上。同时推出商业和新的地产开发项目为何?政府是想靠假古董赚钱吗?重点不是你新建了什么,保护区本来就不该大规模新建,这个地方需要“国际企业总部基地”吗?重点是拆掉了什么,为什么拆?

三、各方争鸣
@Devil_angel96:
学费看来是没有交够的,又有新的开始了。手伸的很长啊!因为有偷换概念的地方,有法律规范不清晰之处。也有zf欢歌,设计捧场,有人丢失道德底线的地方。不知北京这个古都的名号还能再撑几何?

@规划中国:
真实景观,客观记录。从设计的角度看,水面保持连续,滨水设施、沿河步行休闲道的设置一目了然。沿河交通、跨河交通都有所考虑。设计风格不是纯粹仿古,揉进了现代元素,也有相应的软硬搭配,看得出设计者还是动了一番脑筋的。

@Devil_angel96:
玉河歷史文化保護街區內,35條胡同的灰磚牆上同時貼出拆遷公告。有居民統計,此次動遷涉及1,500多戶人家、400多座院落,工程完工後,將有18條胡同徹底消失。
如果一定要修,也完全沒必要拆掉這麼大的面積,玉河寬度大概在10米左右。將東吉祥胡同和北河胡同五十年代蓋在古河道上的一層房屋拆掉,後面全是老宅且胡同機理清晰。既然要再現歷史,為什麼要作數倍於實際面積的規劃呢?這分明是在借『保護修繕』之名行『房地產開發』之實!——文保人士

@规划中国:
这是无法掩盖的真相,没有最大化的利益驱动,开发动机何来?保护和开发的矛盾是所有城市在旧城改造中面临的问题,北京也不例外。

@Devil_angel96:
是滴,大家都是设计师。我并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有个问题是:动脑筋,不能往歪了动,这样会出问题。譬如拆除的四合院,消失的胡同。那是城市的基础,底板。它没了,邻里关系就没了,而且建成高档会所,是还民么。老街道可以做,但不是仿古的,因为那不是真的。需要【去伪存真】
说真的,很多事情就是因为咱们的见怪不怪造成的。因为咱们的:反正已经毁了。我不毁,别人也得毁造成的。还有你拿出个方案来比比,你未必做的好!?这是斗气,不是做学问和做设计的态度。一座古城的保护需要大家静下心来,多想少动。需要顾及民生而不是面子。都在讲面子,还顾及民生不?
现在的北京,就好象是被伤了筋动了根的一棵树,有一天树倒了,我们这些掉在地上的花,尽管还有色有香,但,我们已没有了根。

@尹稚:
此亊如属实则是典型的权钱联手,无良规划帮凶残害历史文化和北京百姓的口例。
沟渠化是中国城市內河道最悲催的结局。对于淡水一渗二蓄三排,排水专业取错了名。
北京要混到用玉河泄洪,长安街都改河道了,做水系规划的也该上吊谢罪了。

@小灯贴饼:
对比@规划中国发布的那组已经完工的照片,看来“玉河”水位非常低,蓄水很浅很浅,冬天不知道能不能从什刹海划着冰车到南锣鼓巷?

@吴必虎:
为什么北京那么缺水的城市,却非要做成防洪第一的不亲水堤岸?

@陆地围脖:
有人说,问题出在仿的不好。问题是为啥仿的不好。罗斯金百多年前就说过,建造的生产方式和组织方式都不同了,根本就不可能仿好,深以外然。就算仿,我们现在充其量也就能仿个大模样,细节根本做不到,氛围根本无法保证。故,留真是王道,重建、仿建必然蹩脚。

@一个头N个大:
讲的粗俗一点,很多历史文物就和初恋一样,留下的是一辈子的幸福,走掉的是一辈子的怀念。照着初恋再找一个相似的,把对初恋的寄托放在后来者身上,其实大家都不幸福。已经消失的就让它消失吧,关键是好好珍惜现在所拥有的。

@营国拙匠:
给规划学生们补课:规划的目的是为城市弱势群体服务,不是创造高端;历史保护的目的是加强城市软实力,是社会资本,不以货币衡量。30年前反环保者也在质疑环保的投资回报率,今天已没有人再问这样愚蠢的问题。

@孙施文:
其实也不完全是河道的沟渠化。实在是,我们的观念中似乎未经人工的都不能称为“风景”,不经雕凿的难成其为“景”。连河道的生态化改造也必弄成统一的、整齐的模样。所以病梅是典型,所有的事物只有被整成了“病梅”才放心得下。

@alpha朱虹:
我关心这条人工河下游通向哪里,会不会成为死水,google上看不出来。如果没有上下游,要么天天补水浪费水源,要么最后养护困难成为臭水沟。永定河工程已经被人骂了。目前城市内的河流总避免不了被钢筋水泥+橡胶坝困死一隅成为盆景式的景观,毫无生态可言。北京应该考虑做旱景观。这是在浪费水!

@张松510:
古是谈不上了,施工工艺也是一塌糊涂,没任何价值!彻底失败!想当年跟北京市政协写过关于南池子不成功的6大问题,没想到又做了前门,现在还有玉河,看来北京要做彻底的废城了。

@塞纳右岸:
转自网上新闻,玉河河道起始端以橡胶筑坝,末端设蝶阀控制水位、水量,穿越地安门东大街处采用倒虹吸进口阀调整。玉河初次蓄水一次需水量约2。6万立方米。这样玉河的水就将和什刹海的水系相连接。

@王立龙lylon:
标准化改造,格式化规划,需要去人工化,回归自然。

@北京王建文:
这通惠河(明代改称玉河)到民国初年就逐渐断水了,保留玉河古河堤遗迹没问题,重建其实是造一条新河,而这个的代价是拆掉几十条胡同、南北区动迁3千多户人家,胡同就是北京的活文物,为啥要拆真文物建假文物呢?

@黑黑草莓:
以”历史保护“的名义偷换概念从事房产开发,规模、组织、原材料都变了,怎样回归真实?

@云囿吏司:
在现代景观规划时,应该根据部分原有景观设置景观设计,要现有景观与规划新景观相协调,相辅相成。

@imbigboss:
河道城市段的开发面临众多难题,有城市排涝、土地利用、景观价值、经济效益等问题,拷问城市管理者的长远眼光和大智慧。

更多请详见@Devil_angel96微博内容。
来源 | China-Up规划微博栏目,城乡规划行业网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