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市案例, 新闻资讯 » 街镇发展:挑战与机遇可不断演化

街镇发展:挑战与机遇可不断演化

时间: 2011-10-05 作者: admin01 分类: 城市案例, 新闻资讯 评论: 1 阅读:5,672


街镇发展:挑战与机遇可不断演化
今年以来,本版开辟了 “关注市郊新街镇”专栏,所报道的街镇基本分布在不同区县,在地理位置、发展路径等方面都具有一定代表性。如浦东新区的申港街道,是从滩涂上崛起的全国面积最大的街道,也是临港新城兴建过程中的第一座街道。宝山区罗店北欧新镇,曾是上海 “一城九镇”的组成部分,在兴建初期是个耀眼明星,但后来几经沉浮,而今努力仍在继续。青浦金泽镇,是上海唯一位于两省一市交界处的一个镇,可谓上海的西大门,但几十年来为了守护淀山湖的生态,一直与 “热闹”和 “大发展”无缘,这几年,它开始看到希望……研究这些案例,我们发现,市郊众多街镇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重大机遇和瓶颈,有几大经典类型和模式,有的因为获得中心城区辐射,有些因为被纳入新城建设范畴,有些因为某个阶段地区开发的战略需求,有些则在生态保护和新农村建设过程中苦苦摸索。
这些案例还告诉我们,不管是机遇,还是挑战,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一直处在演化之中,甚至到了一定阶段还可以互相转化。

中心城区辐射型——产业、人口转移,机遇和考验也随之而来
中心城区的拓展和辐射,是郊区乡镇和村落一直渴望的“阳光雨露”,一旦哪个郊区地块成为了城郊接合部,就意味大发展时期的到来。尽管不少城郊接合部出现了 “脏乱差”,但它某种意义上也是发展太快产生的副作用。而今,有些郊区乡镇距离市区还有一段距离,但随着中心城区的产业和人口转移,它们也踏上了 “中心城区辐射型”发展模式。
嘉定区南翔镇,作为与中心城区普陀区隔路相望的一个镇,在其第一轮发展中已经尝到了中心城区工业带动的甜头。过去许多年来,工业经济、私营经济成为全镇两大支撑,并获得了 “全国综合实力百强镇”的称号。目前,这里已形成了蓝天、南翔、古猗园、环球、高科技五大经济城,到去年底,注册企业数达到3.2万家,实有纳税户数近2.6万家。
然而,随着大虹桥建设的启动,上海产业转型的需求凸显,南翔镇又敏锐地嗅到了新的机遇:随着地理优势的进一步发挥,该镇完全有可能成为发展现代服务业的新的承载区。为此,该镇毅然将工业项目停下来,准备为未来的商务区腾出6到7个平方公里的空间来,大胆提出了 “打造上海近郊地区第一个CBD”的构想。也因此,这个曾经的工业重镇开始了痛苦的转型,要将1000多家工业企业精简到40家,腾出空间建设30多座商务楼宇,改写曾经的产业定位。
南翔镇的探索,注定不是一帆风顺的。但它在中心城区产业转移过程中,并没有僵化接受,或是一劳永逸,而是不断更新、修正,试图在市郊乡镇发展道路上占得先机。目前,青浦赵巷镇、松江九亭镇等都在开展类似的探索。
浦江镇,则是中心城区人口转移的承载区。它占地102平方公里,在面积上是市郊数一数二的一个乡镇,但它同时也是首屈一指的 “大型居住区集聚地”,近年来迅速崛起了各类新型居住区,既有保障性住房,也有高档别墅区,还有普通商品房和动迁房。 10年前,这里还只有10万常住人口,而今已达35万人,未来几年内,还将突破50万人。
但是,随着人口而来的,既有各种配套和商机,也有考验。大型居住区的集聚,已经吸引了各种优质的公建配套汇聚过来,比如地铁、高等级医院、优质学校资源、银行网点等。但人口结构的复杂性,还带来了管理上的高难度。为此,浦江镇率先开展了 “镇管社区”模式探索。
而随着快速城市化地区越来越多,一座座大型居住区也在逐渐崛起,浦江镇的先行探索将为别的地区带来好的经验和启示。

新城规划拉动型——曾经的观望者,都有可能变成新一轮的主角
市郊新城的规划和建设,使相对偏远的乡镇也看到了重大发展机遇。原来没什么地理优势的一座镇,因为被划入新城范畴,得到了各种政策和要素的聚焦,城镇面貌可以在一夕之间大变,当地居民的生活际遇也天翻地覆。原来的乡野,甚至是一片滩涂,都有可能崛起一座新的街镇。
浦东新区的申港街道,就是因为临港新城规划而 “从无到有”的一座新街道。多年前,围绕 “一滴水”而设计的“临港新城”在图纸上诞生, 2006年11月,新城的第一个街道申港街道正式成立,迄今已在这海边 “守候”了整整5年。如今,作为新城城市的产业支撑,临港产业区发展迅猛,正吸引众多高端装备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纷至沓来。但申港街道的人气集聚,却并不如预想的那么快。迄今为止,常住人口仍然只有5万,而且以民工、学生、游客居多。
面对这样的 “成市”速度,是否该感到灰心?申港街道在实践中想得越来越明白:这是一座凭空造起的全新城市,而且远离任何一座原有城市和集镇,必须 “提前”把功能和服务做好,而不是等到人气足了,再去进行各种配套,这是引人和留人的关键所在。为此,街道和有关方面一起努力,在去年办起了 “一座只有16个学生的中学”,而且还是整个浦东地区的一流中学。此外,在菜场、公交、医院等方面,街道都 “贴钱”进行高水平资源配置。虽然新城建设“慢了一点”,但有关方面人士认为并非坏事。毕竟,城市是要慢慢自然 “生长”的。
现在,越来越多的市郊新城浮出水面,松江新城、嘉定新城渐成气候,青浦淀山湖新城、奉贤南桥新城的建设正在加速推进,而金山新城等也在奋起直追。这就使越来越多的街道和乡镇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
永丰街道,是松江城区4个街道之一,但它位于主城区的西南边界,地理位置相对偏僻。 10年前,它由 “仓桥镇”变为 “永丰街道”,虽然开始了城市化进程,但一直未被纳入松江快速城市化的轨道,发展相对滞后。当时,松江新城刚刚起步,而永丰街道虽然与新城只隔了一条老街,却因为被划在新城范畴在外,只能眼睁睁看着另一边的农田在10年间 “日新月异”。
但曾经的观望者,如何摇身变成了新一轮发展的核心区。今年,松江新城正式对外宣布启动第二轮发展,今后新城范围将由60平方公里拓展至160平方公里,一直往南延伸至黄浦江边的生态林附近。在新城的南部区域中,将出现一个全新的核心板块,那就是 “高铁片区”。这也将是松江新城建设在 “十二五”期间的重中之重。而这个高铁片区,就处在永丰街道的境内。今后,沪杭高铁和轨道交通在那里交汇,高档商务楼宇、综合商业广场、高星级酒店等纷纷涌现,文化创意产业、生活性服务业等蓬勃兴起。
不仅如此,被划在新城范畴外的一些乡镇,也因新城而找到了新的发展动力。金山新城的版图画到了张堰镇的边界就戛然而止,硬生生地将它挡在城外。但张堰镇却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相关定位——“金山新城后花园”,并红红火火干起来。该镇积极推进新材料基地的建设,展现出了越来越强劲的后续发展力,有望成为金山新城 “产城融合”发展所需的重要产业板块。与此同时,该镇还把 “新城后花园”的设想进一步落到实处,不仅部署教育园区、中高档居住区、高新产业区等板块建设,还将大力营造生态、休闲、度假的优良环境。
这也给更多街镇带来启示,有些机遇是等来的,有些机遇则是干出来的。

战略开发推动型——一时的美好设想,需要反复地摸索和修正
多年前,上海曾经推出“一城九镇”战略,将安亭镇、高桥镇、罗店镇、泰晤士小镇等从市郊大地上重点“圈”出来,并为之描绘了美好的前景。为避免千镇一面,每个新镇都被赋予了异国特色与风情,由此开展相关规划和建设。这些新镇,有些快速起步,迎来一片叫好声和质疑声,有些迟迟疑疑,在沉默中慢慢推进,或是停滞不前。而那些快速起步的乡镇,虽然遇到瓶颈和障碍,但它们的努力却没有停止。
罗店北欧新镇,就是迅速成为“明星”的一个例子。这里不仅大手笔地构建了生态居住区的环境,还提前规划了一个个高端时尚的配套项目,都足以让追求高品质生活的人们为之心旌摇荡。但是,在短期的引人注目之后,这座被称之为“美兰湖”的新镇一时遇到瓶颈,有些悄无声息了。因为这里存在两大硬伤:既无明确的产业,也无便捷的交通。
然而,美兰湖的沉默,并非是“自我放弃”。为了找到好的产业支撑,她先是寄希望于高尔夫休闲娱乐产业,后来又打出了“文化牌”,在新镇范围尝试打造画家村、培育婚纱摄影产业等。接着,又增加了休闲购物和会展会务产业。面向“十二五”,该镇终于想清楚了,要转型发展“大旅游产业”,以旅游为纽带,串起婚庆、会展、文化、娱乐购物等已具有一定基础的产业。与此同时,随着轨道交通7号线的到来和周边交通网路的改善,交通瓶颈也得到了破解。可以说,美兰湖以坚持不懈迎来了“新生”。
松江泰晤士小镇的遭遇,也大体类似。最初,因为交通不便和人气不足,小镇“不得不冷清”,但后来它索性选择了“主动沉寂”。小镇里进驻的商家很少,商业用房空置率很高,一些企业表示了想落户小镇的意向。但松江新城公司一看对方的经营定位与小镇的原有产业规划不合拍,就一口回绝了人家的好意。在他们看来,小镇的商业业态如果不在源头上控制好,就会彻底让小镇失去最初的建设意义。
所幸,随着外界环境的越来越好,以及自身的探索和坚守,泰晤士小镇终于迎来逐渐攀升的人气:每年,有4万对新人来这里拍摄婚纱照;每天,有1万游客来此发呆、散步、休闲;这里的入住率也提高到了50%以上……小镇正在成长起来。
有时候,某一项战略发展计划,会给一些地区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但不管最初的设想多么美好,也不管后来会遭遇怎样的挫折,“坚持不懈”和“努力修正”都是至关重要的。

交通路网改善型——距离缩短了,发展理念也要进一步对接
这些年来,整个市郊的交通状况都在突飞猛进地改善,如今地处郊区的每个区都有多条高速公路贯穿,一些区甚至还迎来了轨道交通,比如轨道交通9号线到达松江,轨道交通2号线延伸到青浦,轨道交通11号线到达嘉定。“通道经济”是早就出现的经验模式,在新的形势下,当大家的距离都被“通道”拉近时,还要看某一个点是否具有核心竞争力,否则还是只会沦为“芸芸众生”。
陈家镇,原是崇明岛东端的一个养蟹大镇,紧邻着东滩湿地。以前,要去陈家镇,人们必须先从宝山坐船到南门码头或是堡镇码头,轮渡时间短则三刻钟,长则一个半小时,之后还需坐车前往陈家镇,短则半小时,长也需要三刻钟,这中间还没算等候时间。但如今,长江隧桥开通后,从杨浦区出发只需40分钟就能到达陈家镇。崇明岛终于与大陆连接起来,而陈家镇成为了最重要的“桥头堡”,在交通上迅速实现“劣优”转换,许多人将这里看作了未来的开发热土。
但是,在等待开发热潮到来的过程中,陈家镇人的心态逐渐由“焦急”转为了“从容”。在他们看来,距离的确缩短了,但发展节奏却“急不得”,而是要坚持生态岛的特色定位,找到真正适合自身的发展路径。也因此,从8、9年前初闻“大开发”消息至今,陈家镇的开发速度并不算快,而是先制订、完善科学的规划,然后真正想明白一部分,再推进一部分。到目前为止,全镇最先完成的有大型农民生态居住区的建设,几座大型滨江公园以及主要景观大道的建设,而这些都是为了搭建“生态框架”,在将来也不太可能出现反复。与此同时,围绕规划中的“十大组团”,该镇正在市、县指导下谨慎地推进项目建设,包括国家实验生态社区、国际论坛商务区、东滩国际教育研发区、湿地观光区、滨江休闲运动区、绿色产业区等,每一板块都力求高起点规划、建设。
在距离缩短的同时,还需要对接先进的理念,才能真正形成“后发优势”。
沪杭高铁的建成开通,也使整个长三角地区出现了“同城效应”。上海市郊的一些乡镇,如永丰街道、枫泾镇,因为被高铁“串连”起来而兴奋不已。枫泾镇有关人士就分析,沪杭高铁开通更突显了金山地缘优势,有望使其城市功能由单纯依赖上海中心城区辐射向承接市区辐射与对接浙江两个扇面转变。但其实,浙江境内的多个站点所在地区,也面临同样的机遇。随着高铁而来的各种要素并不会主动“流”往某个站点,而是要看它们各自的吸引力。比如浙江嘉善县,就根据沪杭高铁开通,进行了规划布局,在紧邻枫泾区域将开建2个经济技术开发区,其中临沪开发区逾70平方公里,目的不言而喻:对接上海融合发展。
为此,枫泾镇展开积极努力,一方面主动营建良好的投资环境,努力让各种要素流过来,另一方面与浙江嘉善等地开展互动和错位竞争。据悉,金山区近期在规划修编中,将其紧邻浙江嘉善县且是沪杭高铁金山北站所在的枫泾镇,定位为特色镇和长三角区域综合性节点城镇,并将在枫泾规划建设上海西南门户宜居城镇和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现代农业三个集聚区,其意就是主动对接浙江、服务长三角。枫泾的现代服务业,也将主要以浙江为腹地,以枫泾国际商务区为核心,重点发展总部经济和研发中心、结算中心、营销中心等生产性服务业,以及休闲度假旅游、国际教育、文化创意及人力资源开发培训等生活性服务业和公共配套服务业。在高铁催化下,枫泾与嘉善的关系正日益紧密,目前相邻两镇和三个街道还建立了人大主席联席会议,两地呈现出互动、合作、竞争的共同发展关系,经济社会更加相互依存。

农村内部崛起型——挖掘农字特色,就是一种别样的竞争力
相比以前,市郊街镇发展的机遇越来越多了,除了中心城区辐射、交通改善拉动,还出现了新城规划带动、战略开发驱动,但是,还有不少乡镇总是赶不上这些“机遇”。它们地处偏远农村,没有农业以外的特色产业,目前也看不到什么大开发迹象,难道只能安于“相对落后”的现状?并非如此。另辟蹊径,也是一种独特竞争力。目前,一些乡镇已通过自身努力,从新农村内部成功崛起,比如奉贤庄行镇、金山廊下镇、嘉定华亭镇等。
庄行镇,原来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市区人对它了解得并不多。这里相对偏僻,资源也十分普通,主要种植水稻、油菜、蜜梨等。但是,当地立志要做出“农”字特色,把原汁原味的江南田园风光“还原”到市民面前。为此,他们先是推出了“菜花节”,接着又开发出“伏羊节”、“蜜梨节”、“品米节”等,一方面挖掘相关节庆的文化内涵,另一方面整合推出老街、农家乐、生态农庄等一系列旅游资源。“一年四季的节庆”,加上庄行人的执著和热情,就这么吸引了市民游客的目光,大家纷纷前往庄行寻找乡土美食和田园风光。每一次节庆都能吸引几十万人次前往,带动农产品销售达数千万元。
因为有了自己的特色,哪怕这个乡镇依然偏远,但它还是集聚了越来越多的人气。庄行乡村游的蓬勃兴起,还大大提升了农民参与新农村建设的积极性。目前,该镇正探索多种方式来推进新农村建设,进一步改善乡村面貌,培育可持续的经济增长点,让农民和乡村分享到了现代文明进步的成果,打造一个“幸福庄行”。当地负责人表示,通过充分挖掘农业特色,推动城乡互动,庄行镇要成为一座“由内而外”散发生机与活力的乡镇,而不仅仅是一个浮在表面的大景区而已。
另一个备受关注的乡村旅游板块,就是金山廊下镇。它比庄行镇起步要早一些,但也同样是在新农村内部艰难努力,硬是“从无到有”做出了自己的名气。五六年前,廊下镇还只是金山西南角的一个平常农业乡镇,与浙江接壤。但随着该镇被正式规划为最后保留的农业园区,在“三农”领域探索创新发展成为了当地的全新目标。如今,该镇已成为高端农业的集聚地,引入了若干个科技农业项目,这里的桃子一年能开两次花,这里的温室大棚全国领先,这里的虾苗供应全国各地,而原本长于东北的灵芝也扎根江南了……这里的农村,则全面恢复江南特色的田园风光。以中华村为例,所有农家都装扮出了江南小院落,并发展起了“庭院经济”,种上青菜、韭菜、葱、蒜等,而农家小楼都有着白墙、黛瓦和独具特色的观音兜,并被锦江集团开发成了“乡村酒店”。而与农民生活密切相关的农耕文化也得到充分开掘,打莲湘、土布服装、金山农民画、农家小吃等都成了当地备受市民欢迎的旅游产品。更让人吃惊的是,近年这里还成了国内新农村题材影视剧的外景拍摄地。
虽然定位在“三农”范畴,但廊下镇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甚至还超出了周边以工业为主的乡镇。现在,它不仅成为上海乃至长三角游客休闲观光的胜地,还因为良好的生态、浓郁的乡土文化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眼光。
不仅仅庄行镇、廊下镇“以农取胜”,现在郊区越来越多的村落和乡镇也迈上了发展乡村旅游的道路,并且深受都市消费人群的欢迎。

生态保护限制型——不发展和后发展,为未来预留了“生产力”
还有些乡镇,不仅没有遇到上述的种种机遇,还因为“生态保护”的大命题在发展上受到了限制,比如青浦区淀山湖畔的一些乡镇,松江区黄浦江上游水源保护区内的一些乡镇,崇明生态岛上的众多乡镇。多年以来,眼睁睁地看着其他乡镇迎来各种形式的大开发,当地政府只能与百姓一起“守穷”,远离繁荣与热闹。但是,随着相关规划的“出炉”,休闲旅游等现代服务业的逐步兴起,他们看到了更美好的将来。从某种意义来说,一定时期的不发展和后发展,也是为未来预留了更大的空间和更优质的“生产力”。
横沙乡,是上海最后一个靠摆渡进出的乡镇。它是崇明三岛中最小的一座岛,也是成陆最晚的一座岛,似乎注定要更多地承担起“坚守”的责任。近年来,长江隧桥将崇明岛、长兴岛与大陆连接了起来,但横沙岛却依然没有大桥、没有隧道。尽管摆渡时间只有五分钟左右,但还是把许多东西隔在了外面,包括种种机遇和纷扰。也许,有关方面是想借此保护上海的一片净土,也许,有关方面对于这座岛的“前途”和“用途”还没有彻底想清楚。但横沙岛的百姓看着隔壁长兴岛成为了热闹的大工地,而横沙岛上没有任何项目进入,心里很不是滋味。
对此,横沙乡的领导干部首先进行了理性思考,接着又对群众开展“解释”工作:长兴岛是疾风骤雨式发展,横沙岛是和风细雨式发展;长兴岛是高楼大厦式的发展,横沙岛是花香鸟语式发展——二者发展道路不可能一样,横沙岛有自己的优势,未来肯定很美好。为了这个“美好未来”,他们不再怨天尤人,也没有坐等机遇到来,而是以自己的微薄之力积极作为,一步一步优化生态,一点一滴改善民生。迄今为止,横沙乡已开展了道路硬化、河道净化、改厕洁化、田园绿化、家园美化等工程,在生态细节上下功夫。2008年以来,横沙乡在全市5次市容环境公众满意度测评中3次获得了第一名。不仅如此,他们还全力实施“岛外招商引资赚钱,岛内改善民生花钱”的战略,在就业、就医、就学、养老保障等方面明显改善民生。打造“一座没有围墙、有人居住的乡村大公园”,是横沙乡目前和今后的努力目标。而他们的努力,得到了各方认可。前不久,上海举行“我喜爱的乡村”评选,横沙乡成为唯一入选的乡镇,而且在专家评选阶段几乎全票通过。
位于上海西大门的青浦区金泽镇,也是一个几十年来甘于寂寞的乡镇。该镇坐落在淀山湖畔,108平方公里面积中26.6%是水面,有着19个自然湖泊,淀山湖的岸线更是大部分在该镇境内;它还拥有21座现存古桥,享有“江南第一桥乡”的美誉。然而,本着黄浦江上游水源保护区的要求,当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开始注重环境保护,近年来更是提高保护标准,严禁有任何污染的产业项目进入,即使在湖边发展畜牧养殖业也遭到禁止。这样一来,当地的产业发展没了方向,百姓有过不少怨言,而当地政府也曾一筹莫展。多年的静思之后,金泽镇终于在近几年意识到了机遇即将来临:随着淀山湖相关规划和绿色产业概念的推进,今后淀山湖地区将可以利用自然资源发展现代服务业,进行旅游、度假、休闲、康体疗养、会务等产业布局。这就意味着,金泽镇也可以有所作为了。
眼下的金泽镇,虽然还没有“大开发”的躁动,但已经在悄然推进一些项目。目前,该镇已经规划出了迎祥文化创意产业园和西塘文化创意产业园,准备为古镇区营造浓厚的文化氛围,使整个古镇成为一个古今相依的文化创意区,避免喧嚣,提升品位。在区水务局等部门的努力下,金泽境内已有6公里左右的湖岸线得到了生态修复,成为了生态良好的环湖乡野大公园。淀山湖畔坐落的近10家度假村,也将得到升级、改造,被打造成与淀山湖旅游度假区定位相符合的精品酒店或是中高端特色度假村。更值得一提的是,占地1800亩、投资超过100亿元的“梦上海”项目也将落户在该镇。这是一个集生态、文化、休闲等功能于一体的项目,已被列入上海市旅游“十二五”重点项目。它的到来,会带动各种旅游要素的汇聚,也将拉开金泽镇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序幕。
横沙乡和金泽镇的案例告诉我们,只要怀有信心、努力作为,曾经的“瓶颈”终会被打通,有时还会转化成难得的新机会。
来源 | 解放日报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1 条评论
  1. 鱼鱼网络学堂 2011-10-14 00:39 回复

    又进来了哈,互相回访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