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刘军洛:中国经济大萧条还有多远

刘军洛:中国经济大萧条还有多远

时间: 2011-09-25 作者: admin01 分类: 新闻资讯 评论: 0 阅读:4,453

在世界运行的历史长河中,今天的世界是最繁华的全球化下的世界,今天的我们正在被全球化裹挟着,去共同历经由最繁华的全球化引发的一场最高控制——伟大的金融世界的最高控制。现在的世界金融是以全球化为舞台的金融世界。
金融世界的伟大之处在于它的创建力——破坏力——再创建力,占世界1/5人口的中国是这次全球化的主角,因为中国为这场全球化的壮观景象提供了可能提供的一切:为全球化提供了史无前例的数量最巨大、成本最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为全球化提供了国土上的一切自然资源,以及幸福安宁的道德资源、民族健康繁衍的生存资源;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为全球的金融资本提供了超级安全的增值保值和经济结构调整所需资金的保障;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为全球化提供了企业发展、科技进步、专利实验的广阔空间和融资后盾。在人类发展的全球化的这个阶段,当中国的土地、劳动力和资金积累三大资源打包变成商品加入全球化后,全球化正破坏性地改变着我们国家的经济秩序,美国正意图运用金融世界话语权的力量,把我们的经济秩序变成它的快速提款机,成为其经济发展和经济转型的垫脚石。如果没有中国投入全球化,美国将只能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小舞台上缓慢前行。
这个全球化下的金融世界,将彻底分化人类世界的利益格局,彻底改变国与国之间及每个国家内部财富的再分配方式;人类将彻底摆脱传统的贸易和军事的财富再分配方式。并且,这种金融世界再分配方式爆发的席卷力,将是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所无法抗拒的必然爆破力。现在的我们,人人都是全球化整体中被吸附的分子,所以,我们需要理解和透视这场人类金融文明伟大的意义,以及这个包含着人类文化与人性的再控制的世界。
这本书是以一个中国人的立场和心情完成的,世界的规则永远就是那么几条以利益为核心的规则,在这几条利益规则指导下变换。把握住几个基本点,就可以万变不离其宗地应对一切,这个全球化下的金融世界也喂养不出世界的巨无霸。如果对手描绘的是一幅美景,我们要能看到其中长远的恶果;如果对手阻碍我们想做的事,我们一定要考虑一下背后的长远利益,并防备对手声东击西让我们上当。人类的发展是永恒的,没有不变的坐标,无论你喜不喜欢你身处的这个世界,它都在参与者行为所汇成的合力推动下做着不太称人心、如人意的运动。如果没有外力的作用,这个世界的运行可以像你想象的那样一直线性发展,但是这个世界的运行一定会受到外力和外力的合力所构成的复杂力量的作用。身在其中的人都以自己的认识水平做出判断,在全球化下这往往会造成失误,甚至是不可挽回的错误。
历经全球化的中国经济、环境、人性、农业,货币、黄金、美元、外汇、产业、高铁、基因、互联网,是将获得全方位的发展还是将被深度地破坏?“创新+包容”是否代表着上帝的文化?

“中国思想”与“美国思想”的优胜劣汰
2010年12月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所社区大学发表演讲。值得注意的是,奥巴马在演讲中提到“中国”多达10次,并称美国正迎来新的“卫星时刻”。在这一以经济、教育、创新为主题的演讲中,奥巴马将中国取得的一系列“创新”成就比作苏联1957年发射的首枚人造卫星。他说:“50年之后,我们这一代人的‘卫星时刻’又回来了。”
“卫星时刻”是指苏联发射人类首枚人造卫星后美国大受刺激,并掀起了里根式的美国科研热情和军备竞赛。在谈到美国经济恢复及未来经济走向时,奥巴马说:“未来经济是全球经济,而美国还没有准备好。”奥巴马谈及此前的亚洲之行,并如此提到中国:“当拥有超过10亿人口的中国融入全球经济时,这意味着全球竞争将更加激烈,赢得这场竞争的国家将是那些大多数工人受过教育、致力于科研,拥有诸如道路、机场和高速铁路、高速网络等高质量基础设施的国家。这些都是21世纪经济增长的‘种子’,它们在哪里被播种,工作与商业就将在哪里生根。”奥巴马同时提到,在过去几年里,近80%的跨国公司都计划在中国或印度建立新的研发基地,因为当地重视数学与科学,此外还重视对劳动力的培训与教育。奥巴马还称,在未来的竞争之中,美国有落后的危险。他还特别指出中国拥有最快的铁路、超级计算机以及最大的太阳能研究基地。他说:“你去中国,他们在去年一年修的高铁就超过了美国过去30年建设的高铁,中国最近开设了由美国公司承建的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太阳能研发基地,当今的中国还拥有世界上最快的火车以及世界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
不过,奥巴马并不认为“卫星时刻”的到来完全是坏事。当年正是“卫星时刻”给美国敲响了警钟,促使美国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为赶上苏联而加大对教育和科研的投资,最终,不仅超越并击垮了苏联,还使美国新的技术、产业和就业市场蓬勃发展。奥巴马就此呼吁,美国必须像当年那样加强对基础设施、科研创新和教育的投资。奥巴马还在演讲中力促两党为获取未来的胜利,将精力集中于一些必须做的事情上,通过美国的繁荣与创新来应对“卫星时刻”。奥巴马还谈到了中国持有的大量美国国债,称减少赤字将是政府的工作重点:“从长期来说,如果我们持续向中国这些国家借钱,我们是无法与它们竞争的。”
奥巴马当天的演讲以一个华裔女孩乔紫薇的故事结束。乔紫薇年仅16岁,通过研发一套利用光学杀死癌细胞的装置获得了国际科学竞赛大奖。奥巴马回忆称,此前在白宫与乔紫薇的交流中,自己一边听着乔紫薇讲述科研故事,一边看着她身后悬挂的林肯肖像,他得到了这样的启发:“美国思想还活着,还是好好的,我们终将好起来。”
我无法用语言去评价奥巴马先生的“美国思想还活着,还是好好的,我们终将好起来”这句话。今天最终的碰撞将发生在“美国思想”和“中国思想”的优胜劣汰上。1957年,苏联的人造卫星上天,这是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标志着当时在美苏的军备竞赛中,苏联处于领先地位。在1960年的联合国大会上,赫鲁晓夫拿皮鞋敲着桌子高声宣布:“苏联在20年内实现共产主义!”赫鲁晓夫的确是一个情绪很容易激动的人,不过这和当时苏联取得的成就是分不开的。苏联确实在科技、军事、福利方面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从一个非常落后的农业国家,发展到经济规模接近美国经济规模80%的工业化国家。现在苏联已经不存在了,一切都过去了。问题是,苏联坠落的速度为什么和天上划过的流星一样?从经济结构上看苏联,原来苏联的经济奇迹完全是依靠高投入的“大量劳动力+大量资源”所维持的跑步跃进冲刺模式,并不是劳动生产率能持续增长的生命模式。当时,苏联经济在飞速赶超中,劳动力供给达到极限后出现结构性停滞,再加上美国的高强度军备竞赛,苏联焚林而田下的壮观经济体力不从心地自然爆发了结构性大崩盘。
1981年,里根总统发动了一场供应学派革命,他为这场美国经济革命列出了如下目标:大规模减税,大规模减少政府职能和规模,大规模科技投入,同时依靠强势美元进行通货膨胀结构性调整。对于当时这场美国的供应学派革命,苏联核心层一致认为美国正在走向大崩盘。苏联核心层的理论依据是:里根政府严重的财政赤字的出现和美国对计算机技术过度的资本投入,是美国核心层大脑出问题干的蠢事,只要苏联继续大量在坦克和大炮上投入,美国就会在这场军备竞赛中失败。资本和资源是有限的,苏联在和美国的竞争中仍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思维模式发展经济。后来的结果是,美国经济的通货膨胀得到了有效控制,确保了美国私营部门的强劲增长;而苏联经济在因美国而被迫高速运行中,通货膨胀失控,引发经济、货币和社会的同步大崩盘,在高投入中轰然倒下。正如里根当选美国总统时的口号——强大的美国,今天奥巴马的口号的含义也是——强大的美国。

开启“大脑时代”
这个世界经历过亚历山大的马其顿方阵的强大,拿破仑火炮密集使用的强大,随后看到了日本军国主义惨败在强大的美国原子弹面前。
1989年是人类发展中“大脑时代”胜利开启的时点。这一年,强大的苏联分崩成了15份;这一年,强大的“经济恐龙”日本经济体转身走上了长期大衰退的漫漫熊途;这一年,同样也是美国的经济转型期,美国站在了历史上最辉煌的经济增长周期的起跑线上;这一年,世界经济打响了双向而驰的发令枪,美国经济体向前冲,完成了一个新的“大脑时代”经济周期,其他经济体在旧经济体模式下的非理性扩张中崩溃或衰退。
20世纪80年代的计算机技术乘数效应积累到90年代,成长为美国经济“大脑时代”中流砥柱的力量。用传统经济学的衡量标准去评估90年代的日本经济,那么日本怎么看都是领先的——日本在汽车、造船、钢铁、车床、大型设备,甚至烟草业的劳动生产率都要超过美国10%-15%;而美国只有两个领域的劳动生产率远超过日本,这两个领域是科技和金融。1989~2000年,美国股市上涨了500%,同样这段时间,日本股市和楼市则下跌了50%-60%。世界见证了新经济的辉煌和固守传统经济的衰败,见证了人类发展“大脑”的必胜性。
现在来看,日本经济的今天以及明天,都将处于长期衰败的历程中,因为日本处于四面环海的小岛,日本人的思维模式是海中小岛的原地踏步的边界思维模式,永远只会抱着传统的经济理论运行,所以,在今天比智商的“大脑时代”中,日本只能长期衰败。
同样,2010年12月7日,德国DAX30指数上涨了0.7%,报收7001.97点。这是该指数自2008年6月以来首次突破7000点大关。德国股市为什么会在欧洲频繁的债务危机中,成功站上2008年世界大萧条爆发前的位置,离2007年的8131.73点历史最高位相差不远了呢?为什么德国的核心资本敢于在频繁的欧洲债务危机中,大规模去配置德国股票呢?我们必须用金融世界的语言来解答,并且金融世界的语言只会有一种解答,那就是德国的核心层准备用不超过3年时间退出欧元区。欧元是诞生于一个非常简单的经济逻辑错误设计下的货币。以2008年危机最严重的冰岛经济为例,冰岛政府在两年前决定强迫债券持有人承担银行系统崩溃的相关成本,这样冰岛纳税人最终所面临的债务负担相对较轻。冰岛2010财政赤字在该国GDP总额中所占比例为6.3%,到2012年则将变为零。同时,2008年9月份以来,冰岛克朗兑美元汇率已经下跌了35%,这种跌势非常有助于冰岛以较快的速度恢复本国经济的结构性平衡。
欧元区的爱尔兰政府2008年对本国金融体系提供担保的举措,在2010年带来了事与愿违的结果,原因是许多银行都正面临着失去还债能力的困境。根据欧盟委员会的预测,爱尔兰财政赤字在GDP总额中所占比例将会达到32%。更糟糕的是,爱尔兰政府无法通过货币贬值的方式来获得经济的结构性调整。爱尔兰经济2010年的失业率维持在13.6%的较高水平,2011年仍将如此。在欧元区各国中,关于谁应承担银行倒闭的成本问题,正在演变成一个“烫手”的问题。《高等的文化控制》一书比较详细地说明了欧元区的结构性问题。现在,欧元区的结构性问题开始全面爆发,德国的核心层非常明白,最终德国是不会去承担意大利、爱尔兰、西班牙、匈牙利、希腊的结构性债务问题的。这样,在金融世界的配置中,一个简单的常识将呈现在我们面前——欧元未来将大暴跌,因为中国央行将来可能大量平仓欧元亏损盘。正如2005年中国国储局在海外铜交易市场以每吨3000美元,大量抛售铜合约,结果被海外对冲基金视为上帝赐予的大猎物,一哄而上全力围剿一样。中国国储局最终被迫强行平仓大量铜的空头合约,在这个过程中,世界铜价被中国国储局迅速推高到每吨8790美元,足足上涨了近200%,只用了一年时间,创造出铜历史上最短时间的最高价格纪录。
现在,中国央行在2010年大规模的中国官方外汇储备的多元化行动中,官方外汇储备中的欧元储备已经不低于6000亿或8000亿美元,成本大概为1.30欧元,当世界预期到中国央行要平仓6000亿美元以上的欧元亏损盘时,我们将见证远比2006年铜大暴涨更加疯狂的欧元大暴跌。这就是德国股市为什么会在欧洲债务危机频繁爆发中,走出如此强劲的走势的原因。用金融世界的语言看世界,才会明白真正的世界游戏规则。
2010年12月,欧元区危机继续大规模蔓延,欧元集团主席、卢森堡首相容克建议采用欧元区国家的共同债券(即所谓的欧元债券),来防止欧洲今后再次发生金融危机。这一建议立刻遭到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的拒绝。德国担心,发行欧元债券意味着自己要替信用较差的成员国分担风险,有损自己的信用评级。对于德国的立场,欧元集团主席、卢森堡首相容克表示,没有认真研究就加以拒绝,表明德国政府是以“一种非欧洲的方式在处理欧洲事务”,思维“有点简单化”。容克还说,这种在欧洲建立禁区和不考虑别人想法的做法令他感到非常吃惊。德国政府发言人对此回应说,建立欧元区共同债券的建议“不是新东西”,德国政府已认真研究过,“德国政府会继续拒绝这一建议”。这位发言人还重申了默克尔的立场,表示现在采用欧元债券既存在经济上的问题,同时也存在法律上的问题。如果采用统一利率,那么欧元区成员国遵守财政纪律的刺激作用将会消失。世界的文明最终都是有国家性的。
6000亿美元以上的欧元货币储备是违背世界文明的最终原则的。如果这种情况出现,德国股市就会一飞冲天,因为德国经济的高效率劳动生产率、优秀的中小企业结构、两德统一成本消化包括偏好储蓄的生活方式,将是全球化经济中非常具有竞争机制的体系。
德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是,德国银行已向欧元债务危机国希腊、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发放了超过5000亿美元的贷款。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以上四国共向德国银行借贷了5127亿美元,折合3884亿欧元。德国因此成为国际上给予这些国家最多贷款的国家。其中借贷最多的为西班牙,达到2166亿美元;爱尔兰为1860亿美元。在世界范围内,希腊、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共借贷2.2万亿美元。由于西班牙经济前景黯淡,房地产业恶化状况超出预期,导致银行盈利和融资能力不足,预计西班牙银行业在未来12~18个月内的贷款损失将由2009年预期的1080亿欧元上调63%,至1760亿欧元。该国银行系统可能面临的净资产短缺约为170亿欧元,假如最坏的情况发生,其银行系统总体贷款损失最高可能升至3060亿欧元。在过去3年中,西班牙GDP总量下滑4.9%,失业率高居19.8%。西班牙将面临宏观经济环境困难、资产质量持续恶化的局面,而且政府财政紧缩政策将给银行业的盈利能力、资本化及从市场中获得融资的能力造成负面影响。欧洲地区的经济结构性问题,就像一个癌症晚期患者,需要不停地投入,最终欧洲财政无法消耗私人银行部门的坏账时,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欧元货币解体而成为“小欧元”。

被视角影响的外汇储备战略
我们知道,在2008年世界性大萧条中,走在美国次级债大崩盘风暴最中心的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先生是美国高盛公司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世纪90年代,在美国经济最繁荣的网络科技时代,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的鲁宾先生曾从事律师工作,后也进入美国高盛公司,并且从底层干到高盛董事长。美国的核心层金融实战和世界视角极其强悍,而中国技术官员几乎都是学院理论思维,严重缺乏金融实战和世界视角,对于中美金融战的结果会有相当大的影响。
如果用索罗斯的金融理论——人们对于被考虑的对象,总是无法摆脱自己观点的束缚——来看,人们的思维往往长期处于结构性“短视”中。我认为,长期以来,中国央行在海外的全球投资中屡战屡败,是因为中国央行思维长期处于结构性“短视”中的结果。比如,美国两房债券4000亿美元的问题,这个问题说明中国央行在全球追捧美国次级债中,其判断能力和全球小型投资者没有区别。更不可思议的是,在2007年美国大量金融公司破产前,中国中投公司以最高价格疯狂买入大量美国金融公司。大家都知道,2003~2007年,美国金融公司杠杆从20倍极速上升到35倍,这就好比2003年一家美国金融公司负债100亿美元经营,到2007年这家美国金融公司负债2000亿美元经营,这时,中国中投公司却认为这家美国金融公司负债经营能力应该在5000亿美元或1万亿美元,所以,中国中投公司2007年以最高价格疯狂买入大量美国金融公司。
现在,中国央行开始了最大的闹剧——疯狂地大规模购买欧元。首先,大家应该知道欧元是个设计有问题的货币。其次,如果中国某个地区财政出现问题,那最终要由中国财政部来掏钱出面解决,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如果,西班牙或希腊财政出现问题,最终让德国和法国掏钱来出面解决是不可能的。正常情况下,欧元最终会在全球消失,而中国央行现在拼命抢购几千亿欧元,那倒霉的将是13亿中国人。这就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中国央行和美国央行理解经济和金融问题截然不同,活生生的例子就是,2010年本人通过出书和媒体呼吁,中国必须面对美元即将来临的长期大幅上升,应该100%将中国官方外汇储备全部用美元短期国债储备,而2010年中国央行却全力将“中国官方外汇储备多元化”,大幅增加非美元货币储备,现在,中国央行手上有1.4万亿非美元货币储备。
美国联邦基金委员会有一个重要宗旨——银行应该坚决杜绝把一切经济活动的判断建立在目前经济环境下一成不变的“线性思维”之上。因为人性的集体性思维大部分时间,也就是99.9%的时间,认为市场的所有风险都是可以同时规避的。当0.1%的时间人类处于集体性同步思维思考风险问题时,世界经济就会爆发大萧条。自2008年世界经济大萧条以来,全球政府以世界经济新增加负债20万亿美元为解决方式。但是,当市场最终回到“市场价格”时,这新增加的背负20万亿美元负债中的大部分负债者将破产,那将是“第三次世界性大萧条”。
现在,中国2.8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分配如下——1.2万亿是美元(其中有4000亿美元是美国“两房债券”),2000亿由中投公司投资,1.4万亿是非美元货币。
让我们演习一下,如果美元出现大幅上涨,中国官方外汇储备的情况会怎样。
美元出现大幅上涨后,中国1.4万亿非美元货币出现40%亏损;1.2万亿美元中4000亿美元的美国“两房债券”是市场无法兑现的,也就是说,中国央行手上届时只有8000千亿美元的流动性。届时,再扣除5000亿美元短期负债,美元大幅上升后,中国中央银行手上将只有3000亿美元的流动性。或许,届时1.4万亿非美元货币可以认赔40%平仓。可是,在全球市场处于做多美元的市场中,即使中国中央银行想要认赔平仓,可这么大的止损盘谁接手?届时可能得以亏损70%或亏损80%去平仓。美国金融部门和美国跨国公司现在手上储备了高达3万亿美元现金,这是史无前例的规模。而美国史无前例的美元现金规模,和中国央行手上新增加的史无前例的非美元货币储备规模,是截然不同的思维的结果。
2001年,石油每桶25美元,黄金每盎司250美元,美元指数120时,本人曾呼吁中国应该用全力购买石油、黄金、铜、农田、森林、水资源和铁矿等作为官方外汇储备,应该全力减少美元储备。2010年,全球化的高速运行开始出现结构性债务依赖。2001~2006年,全球经济依靠的是美国人的负债;2009-2010年,全球经济依靠的是中国人“抢购房地产”的歇斯底里精神。2011年4月,中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开始突破5%,随着市场力量的出现,人为推动全球进一步增加负债的可能性也将为“零”。在全球经济史无前例的债务规模的当前,当发现全球再没有一个国家会像2009-2010年的中国人那样疯狂负债,来承担世界经济责任时,持有美元,等待届时满大街的破产者,是美国现在必然的选择。
来源 | 经济参考网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