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规划实务 » 公园为城市添绿色 绿色让城市更轻盈

公园为城市添绿色 绿色让城市更轻盈

时间: 2011-08-31 作者: admin01 分类: 规划实务 评论: 0 阅读:5,003


公园为城市添绿色 绿色让城市更轻盈
工业革命显然是现代城市公园的起点,原本皇家贵族的私人院落,逐渐成为城市建筑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随着城市的现代化进程,公园也逐渐担负起公共生活中的各种职能,如社交、绿化、文娱活动,甚至是灾难来临时的避险场所。选择公园附近作为安家的理想场所,也是现代都市人越来越热衷的趋势之一。对应于钢筋水泥构建出凝固的现代城市建筑,由绿色构成的公园更像是城市中流动的旋律,让城市变得更加柔和、轻盈。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雅罗斯拉夫•赛弗尔特在诗歌《罪恶的城市》中批驳现代工业文明下城市中的种种丑陋,他感觉到“上帝已经暴怒”而又突然停止,原因就是“就在那时两位恋人走过公园,呼吸着山楂花丛的香味”。
在雅罗斯拉夫•赛弗尔特的眼中,工业文明将自然的一切磨灭,从而建立起钢筋水泥的大厦,让城市充斥着物欲横流的罪恶,而公园却是城市中仅存的美好,保存着人类诞生伊始所拥有的一切。“有河从伊甸流出,滋润着伊甸园……各样的树丛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圣经》中描述的伊甸园种种景象,经历时间变迁依旧保留在现代城市的公园之中,纵然是亚当和夏娃,也化身为公园中恋爱的男女。
日本造园史学家针之谷钟吉将其著作《西方造园变迁史》一书的副标题定位“从伊甸园到天然公园”,直接为现代城市公园寻找到了源头。顺着历史逐流而下,无论在东西方,都能寻找到人类的造园奇迹,而随着人类社会的进程,以往的皇家、贵族的院落,也渐渐被现代城市公园所取代。从“私园”到“公园”的转变,无疑是人类社会形式变革所促成,也是一个国家、城市社会形式是否先进的表现。如果在历史中截取一个时间点,在西方,孤独的卡夫卡正在手稿中写下自己的迷误:“我误入了一片无法通过的荆棘丛中,只能大声叫喊公园管理员”。当卡夫卡徘徊于无人的公园时,遥远的东方被“八国联军”劫掠一空的颐和园正在修缮中。从中不难看出,工业革命带来翻天覆地的革命,不但让一个国家现代化程度高低立判,也造就了现代意义上的城市,而公园恰好是城市进步与否最容易找到的明证之一。
中国“公园”概念,在推翻帝制后出现,原来的皇家林园,变成了“北海公园”,地坛成为了“京兆公园”而后又变成了“地坛公园”……随着建国后公有化的改造以及城市建设,国内营建、改建和整理了大批的现代城市公园。到1984年底,全国城市公园的数量达到了978个,面积具有20956公顷。虽然国内城市公园建造仅有几十年的时间,但在公园的建造方针、职能以及美学价值上,也发生了几次重要的转变。在50年代引入了苏联城市文化休息公园规划理论,让公园成为集体性、政治性和群众文娱活动场所,70年代后,则从注重公园内部功能转向发扬中国园林传统特色,强调山水、植物造景和园林建筑统一。而到了改革开放后,随着城市现代化的进程,公园成为了城市公共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注重公园在城市中担负的公共职能。于是便出现了“没有围墙”的朝阳公园,或者是保留生态为目的的森林公园等。
当然,现代化的城市生活包含的不仅仅是人们对于物质的需求,人们在选择住的场所的时候,也会相应关注住宅区周围的公共设施,如医疗、教育、交通以及绿化环境等等。在这样的理念下,城市公园承担了更多的使命,它是健身休闲的场所,也是城市中绿色生态的保障,它是社交娱乐的活动区域,也是城市人文的凝聚,它甚至是灾难来临时紧急避险地。当“城市在园林中”成为现代城市的构想,“自然之城”“环保之城”等成为未来城市目标,公园自然而然成为了一道绿色的屏障,一道城市中的绿色纽带。

打开围墙,让公园更开放
建筑师,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及哈佛大学设计学院。
《LIFE IDEA》(以下简称L):在现代城市生活中,公园需要承担的职能有哪些?比如城市公共活动,如健身、社交、避难等等。能否就其中一方面,详细说一下。
张达同(以下简称张):在不同国家,甚至同一个国家的不同城市,公园担负的职能有所不同。比如在日本这种人口高密度且多灾国家,公园要担负一定避难区的功能。而在美国的一些城市,特别是西海岸,城市本身就像一个公园,建筑倒成为镶嵌其中的人工物体。这样一来,公园和城市其他地区的对接非常开放,过渡相对自然,也不收费。公园更容易和市民生活成为有机的整体。不像中国一些城市的公园,有一圈围墙保护。我去过的一些欧洲的公园,都会引入艺术家的作品,甚至公园本身就是请当代建筑师或艺术家设计,例如由著名建筑师Bernard Tsumi操刀的Parc de la Villette,成为提高巴黎市民精神生活的场所。
L:在国外的城市中,有没有城市规划、社区规划,对于公园利用比较好的范例?
张:纽约的中央公园当然是很经典的例子,在高密度的城市中心设立了一个绿岛,极大地提高周围人们的生活质量,甚至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模式,也相应提高了周围的房价。我比较喜欢的一个例子是西雅图的奥林匹克雕塑公园(Olympic Sculpture Park)。这座公园建成于2007年,占地9英亩(36,000平方米),由Weiss/Manfredi设计。我喜欢这个项目的原因有几点。首先,公园的设计很立体,结构感很强,富有动感的折线型道路横跨主干道Elliott Avenue,把海滩和西雅图市中心联系在一起。而这座免费对公众开放的公园,收集了不少高水准的艺术品,例如Richard Serra的钢板雕塑Wake(可以翻译成“航迹”)。再有就是这座公园的兴建过程,是西方后工业时代人们的公共意识觉醒过程的一个缩影。公园用地原本属于一个原油公司,被遗弃后成为工业污染用地。在西雅图艺术博物馆馆长Mimi Gates(比尔•盖茨的夫人)的推动下,微软前首席运营官Jon Shirley捐献了三千万美元兴建了奥林匹克雕塑公园。这种得益于公益捐款而兴建的公园在西方社会很多,在中国还鲜有所闻。
L:在一个楼盘开发时,对于绿化环境、休闲场所,会不会有所考虑?
张:早在上个世纪初,西方就有过“花园城市”运动。前提就是绿地是城市的肺,是人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失的空间环境。如果周围已经有有利条件,如现存的公园,设计上要考虑给小区和公园间留出道路,供人们穿行。如果没有的话,要在项目内提供一定的绿化空间。现在的项目都有绿化率的要求。
L:目前国内的公园,在担负城市公共生活的职能上,有没有欠缺?
张:主要还是要更开放,避免“围墙心理”,也要避免功利性的建设。在这方面政府要起到引导作用,比如主动集资兴建公园,或为创造公共绿地的开发单位提供优惠政策,减少税费或允许其增加容积率。

城市公园的6大职能
(1)完美的生态保留地 职能关键词:自然、生态
在电影《2012》中,美国黄石国家公园的火山蠢蠢欲动,宣告着世界末日的降临;在现实生活中,黄石国家公园呈现了美国完整的地质地貌,以及自然生态。但60多年前,人类为了保护濒临绝种的野牛,曾经一度驱除和射杀狼群。但随着狼群的减少至绝迹,美国植物学家开始发现黄石公园中的三角叶杨被四蹄类动物啃噬,只剩下老树,面临灭绝的危险。于是,科学家才开始重新审视狼的作用,并在黄石国家公园内引入狼群,以维护生态的平衡。事实上,公园生态职能的加强发展,也是人们在不断的科技进步下,对自然界弥补的进程。在进入20世纪20年代后,随着城市化的迅猛发展,自然景观破坏严重,在荷兰等国就出现了一些以保护自然植物生境和植物群落为主的绿地,就是现在所称的生态公园或自然公园。如1925年建造的荷兰海勒姆公园,或者1940年建造的阿姆尔维茵公园,都是其中的代表。当然,除了自然生态外,人文生态的保留也是现代城市公园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包括历史文化中古迹、文物的修缮,非物质遗产的保护等等。
去公园中寻找自然与人文
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穆斯考尔公园
通常来说,世界自然遗产中公园的比例比较多,而穆斯考尔公园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也彰显出这座公园深厚的历史底蕴。穆斯考尔公园是德国和波兰共同申请的项目,该公园建于19世纪初,为普克勒•穆斯考的赫尔曼大公所建,公园的设计是要创作一幅“植物画”,将周围环境和景观天衣无缝地交织在一起,开拓了一条新的景观设计之路。

(2)构筑绿色的天然屏障 职能关键词:绿色、植物
新加坡在建国初期,就提出了建设“花园城市”的战略,在上世纪90年代后则构建出以各大公园、自然保护区、居住区公园为主的廊道系统。让居民不受机动车辆干扰,为步行、骑自行车游览公园提供了方便。新加坡国家公园局更计划在2015年前建造长达200公里的“绿色走廊”,建造完成的长廊中最为引人入胜的一条,包括一系列的行人走道和两座造型优雅的人行桥,连接了新加坡西海岸长达9公里的山川和公园,其两端分别是新加坡肯特岗公园和花柏山公园。
新加坡的城市规划,显然让公园成为城市中的绿色纽带。公园在现代城市中凝聚了大片的绿色地带,消耗城市的废气排放,阻挡沙尘、噪音及污染,构建了一道城市的天然屏障。
去公园呼吸绿意
英国国王最爱的绿色捷径
伦敦的绿色公园,深受郊游者和日光浴者的喜爱,上班族喜欢通过公园捷径上下班,享受片刻的绿意与宁静。原本绿色公园并不太起眼,但因为英国国王查理二世希望能够从圣詹姆斯公园走到海德公园而不离开皇家的土壤,他想办法获得了两个公园之间的土地,用砖墙圈起来而把它称为圣詹姆斯上部公园,也就是如今的绿色公园。

(3)城市中全天候的运动场 职能关键词:运动、健身
1858年3月,奥姆斯特德在纽约中央公园的设计竞赛中胜出,接下去的7年里,他建造了著名的纽约中央公园。当时中央公园用地及周围地区尚在纽约郊外,而奥姆斯特德却秉承一个理念:将来一定有一天公园的四周发展起来,中央公园将会是居民唯一可以见到自然风光的地方。作为美国第一个城市公园,纽约公园建成150多年后,依旧是人们社区体育活动的便捷场所。特别是在早晨踏入中央公园,即能见到公园内川流不息的跑步和慢走者,他们或结队或独行,耳朵里塞着耳机,在公园恣意运动。事实上,中央公园中的运动并不分时段,如草坪上丢飞碟、练瑜伽,或公园中骑单车、滑板等极限运动等等将中央公园变成纽约人全天候的运动场。公园内还有各种运动场,以及自行车租借点,方便游人使用。
毫无疑问,公园已然是人们运动的便捷场所,公园的绿色植物更为运动者提供了新鲜的空气。近年来,许多马拉松、自行车、极限运动的比赛,也乐意选择公园作为场地。作为城市中露天、绿色的运动场,公园正吸引着大批的运动爱好者以及市民,前往安营扎寨。
去公园比赛
芝加哥马拉松比赛 时间:每年10月中旬
芝加哥马拉松比赛的起点和终点,都设在位于密歇根湖畔辽阔的格兰特公园,环形的路线展现了芝加哥的迷人全貌。从绿茵青葱的格兰特公园开始,一路穿梭市中心现代文明的摩天大楼最终又回到了格兰特公园,仿佛人类进化的整个历史过程。
总统级的公园自行车角逐
俄总统梅德韦杰夫与总理普京于今年6月在公园中进行了一场自行车比赛,也引发了人们对于明年俄罗斯大选的猜想。在绿树环绕的公园水泥地上,梅德韦杰夫与普京穿着运动服,戴着墨镜奋力蹬着越野车。或许是自行车骑得不过瘾,两人又以羽毛球进行角逐。看来总统也是公园运动的常客。

(4)城市活动的最好载体 职能关键词:习俗、节庆活动
“上野的樱花烂漫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鲁迅在《藤野先生》一文中勾勒出日本东京上野公园赏樱的景象。上野公园是东京的重要景点,承载着东京市民每年一度赏樱的重要活动。到了樱花烂漫的季节,上野公园的樱花大道两旁,巨大的樱花树几乎遮蔽了天空,形成了一条长长的樱花“隧道”。树下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东京市民多半呼朋唤友,举家出游。人们在樱花树下铺开了平整的塑料布,边野餐边聊天。
作为习俗、节庆活动的最好载体,公园以其独特的地理、生态优势,丰富着人们的城市生活。而近年来国内端午节时赛龙舟或者春节庙会活动等,也渐渐开始选择公园作为场所。
去公园过节
东京上野公园赏樱花 时间:每年3月末、4月初
上野公园是东京的樱花名地,从江户时代开始就是赏樱名所。在樱花密集的不忍池南侧,景色尤为美丽,对外开放的2400平方米的草坪像一个热闹的宴会场,每天慕名前来的游客络绎不绝。
堪培拉联邦公园看花展 时间:每年9月中旬到10月中旬
自1988年起,为庆祝澳洲立国200周年发起的澳洲花展,发展成了每年定期的鲜花嘉年华。花展在澳洲首都堪培拉联邦公园举行,场地覆盖范围有9个足球场那么大。花展活动还包括音乐、舞蹈、街头表演、雕塑和美食,每年吸引30万游客。

(5)城市中的娱乐胜地 职能关键词:露天演唱会、娱乐
伦敦的海德公园,除了拥有彼得•潘雕塑和威灵顿拱门外,更以世界级巨星的演唱会闻名。事实上,早在1824年时,海德公园就已然成为国家庆典的举办场所,第一届世界博览会就在海德公园举办。而如今,海德公园也变得时髦起来,成为“Live 8”巨星慈善演唱会的举办场地之一,保罗•麦卡特尼、麦当娜等等巨星都踏上过海德公园的舞台献唱,让海德公园开个唱成为一种传统。
显然,公园作为公共娱乐的场所,已经成了露天演唱会的场地首选,国内众多的音乐节,或者跨年演出也爱选择公园作为舞台。比如上海爵士音乐节、世界音乐周选择中山公园、世纪公园,或者是北京朝阳公园的音乐节等等,都是演唱会落户公园的范例。或许,选择了公园作为演唱会场地,再也不用为high翻屋顶担忧。
去公园听演唱会
麦迪逊公园的明星谱系
在纽约麦迪逊广场公园举办过许许多多的演唱会,它显然已经融入了纽约的音乐史中。这里常年有巨星光顾,玛丽莲•梦露在这里为肯尼迪唱过《生日快乐歌》,“猫王”在这里录制的《花园现场专辑》是他最好的作品之一。埃尔顿•约翰这个名字对公园同样有特殊的意义,因为约翰•列侬最后一次公开献唱,正是在埃尔顿•约翰的公园演唱会上客串嘉宾。

(6)灾害来临时的紧急庇护所 职能关键词:避险、抗灾
日本是地震灾难多发国,在历次大的地震灾难后,城市公园都发挥了重要的避难疏散作用。比如,1923年时,日本遭逢关东大地震,东京40%的建筑物被夷为平地,受灾者超过百万人,死亡者多达9万人,其中90%以上是被大火烧死的。但在这场地震中,城x市广场、绿地和公园等公共场所,却对灭火和阻止火势蔓延起到了积极作用,许多人由于躲避在公园内幸免一死。在之后日本阪神大地震时,31万多人在1000多个避难所避难,其中神户市有27个公园成为居民紧急避难场所。显然,城市公园面积比较大,有充足的绿地、水流和自然空间,与外界交通条件也比较好,往往成为城市灾难后紧急避难的理想场所。也因此,现代的城市公园也往往设计了救灾防灾的设施,比如灾害对策据点、救灾指挥中心、医疗救护中心等等。
去公园防患于未然 北京首个防灾公园落成
2003年,北京将元大都遗址公园建成了全国首个防灾公园,设定计划游人应急避难疏散区,建立应急简易厕所、应急供水装置等避难设施。建成后的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可抗御8度地震烈度。

声明:本文由城乡规划博客(ChinaUP.info)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0 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返回顶部